返回384、第二个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第二个药名也很快找到了,就在祝玉燕收藏的一个来自德国的小盒子里,盒子里有一支针筒和两个药瓶,药瓶上的药名就是第二个药名,瓶子上不但有德语药名,还有日语药名。相较于第一个的无用功,第二个倒是让祝玉燕他们发现了山本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祝玉燕回屋换衣服意外在柜子里翻到了这个东西,她捏着药瓶去找苏纯钧,“是胰岛素,山本得的是糖尿病。”

这就难怪为什么山本需要不停的打针了,他打的是胰岛素。

药瓶里是粉剂,保存完好,没有结块。

巧合的是这个针盒的制造商就是施奈德,看来这是一个专给有糖尿病的病人准备的随身注射盒。

苏纯钧对糖尿病一无所知,陈司机最后去找了一个外面的医生,两人假装家中有人患此病,才算把山本的这个病给搞清楚。

简单的说,是一个需要不停用药控制的病,但它也非常严重。因为严重的可能会致盲、致瘸。

陈司机边开车边说:“手指、脚趾都会掉下来,这可真吓人。”

苏纯钧:“中医叫消渴症,不算新鲜病。也是多亏了西医发现了胰岛素才有得治。怪不得日本那边想换掉山本,他这样确实很难再负担繁重的工作了。”

陈司机骂了一声娘,他从后视镜看苏纯钧,说:“苏先生,你说要是山本的药里……”

苏纯钧叹气:“我怀疑他不会真的相信我们送过去的药没有问题,这种方法能有多少用希望很渺茫。”

但是,发现山本有糖尿病,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情报。

苏纯钧回去以后就把情报送了出去,然后再写了一份报告,派人亲自送往上级部门。

因为还需要报告情报部被人“袭击”而导致所有人都牺牲的意外事故。

陈司机写这份报告时头皮都要挠破了。

人全死了,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造假。

陈司机对苏纯钧说:“苏先生,这样那边是肯定会派人下来调查的。他们肯定会怀疑的。”

苏纯钧点点头,满不在乎的说:“查嘛。怀疑也是会的,但他们就算查出来是我杀了情报部里的人,也最多认为我与情报部发生了不和。又能怎么样?发电报申斥我?把我叫走当面调查我?随便他们怎么做吧。”

陈司机觉得两者都有可能。

陈司机现在等于是已经上了“贼船”了。

他也是情报部出身,最早还是情报部把他派到苏纯钧身边监视的。

后来,他也是没有办法,当人的下属就要服人的管。他成了苏纯钧的人,自然就要为上官尽心尽力的做事。

陈司机这边也是“早早的”就把情报部全员牺牲的情报给通过秘密电台给发过去了。

很快,党国那边就派人来审问他了。

陈司机接到密电就去了,两人是在城里一个隐蔽的安全屋见的面。

虽说是审查,但陈司机也是半点不惧。他在情报部里属于前线人员,没有正式的处决命令没有人能枪-毙他。现在只是见一面问点话,不管他说了什么,对面的人都不会当场干掉他的,要把情报交回去让上级审查后再做处理。

陈司机进去时就知道外面还守着人。

他走进屋,屋里一个男人正坐着等他。

两人见面先交换彼此的证件,互相验查过后才坐下。

男人说:“我就不自我介绍了。你在这里说的话,我回去会一字一句的记录下来,隔壁也有监听,你老老实实的交待就行。这整件事也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有什么顾忌。”

陈司机点点头。

男人:“先交待一下你的个人信息,你的姓名,什么时候加入的党国。”

陈司机一一答出来。

男人递给他一支烟:“讲一讲吧。情报部的事是怎么回事。”

陈司机:“就是那么回事呗。意外,火灾,有人在情报部扔了炸-弹还放了火,没人跑出来。”

男人眯着眼睛说:“情报部里至少有一支机动队在,为什么机动队没有反应?”

陈司机摇头:“这我不知道。我哪知道他们为什么没反应?”

男人:“情报部里所有人都没有逃出去?他们连反抗都没有反抗?”

陈司机:“我知道的就是全牺牲了。反没反抗,这个我不知道。”

男人冷笑:“二三十号人,都是特务,都有枪,还有武器库,全牺牲了一个活口没跑出来,你不觉得可笑?”

陈司机看着他说:“结果就是这个结果。”

男人深吸一口气。

陈司机的说法就是在明示,这件事有问题。

但他就是无法说出事实真相。

事实也正是他把这件事提前报告上去了他们才会发现,而不是等这边的政府慢悠悠的把情况上报,那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男人拿出一盒烟,自己挟一根,给陈司机一根。

男人说:“如果不是你报告的,也不会派我来。你有什么话想说,怎么不说呢?”

陈司机嘴巴像是被粘上一样紧,他说:“我没什么想说的。”

但他明显就是有话要说啊,不然他装傻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上报呢。

男人觉得,陈司机是知道有什么问题的,但他不敢说。

为什么不敢说?

因为陈司机心中有顾虑。

男人在来之前阅读过基本资料,对陈司机现在正监视的对象苏纯钧有着系统的认识。

苏纯钧,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

他年纪虽轻,晋升之路却十分的顺利。每回都是上面挡路出意外了,他就成功上位了。

他在蒋先生面前也是挂了号的,据说蒋先生也十分看好他的前程。

这样一位明日之星,肯定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在他来之前就考虑过,这回情报部全员牺牲的事,看起来像是内鬼动的手,而不是明面上的日本人。

等他与陈司机刚才的一番谈话之后,他就锁定了“凶手”。

正是苏纯钧。

要是苏纯钧把情报部大门一关,把里面的人一个个全宰了,再放一把火说是日本人干的,这就说得通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逃出来了。

也能说明为什么陈司机一个字也不敢说了。

男人的头都大了起来。

这是最糟的情况了。

这说明苏纯钧与情报部有着巨大的矛盾。

此地的情况非常复杂。

各国势力交织。日本人越来越强势。苏纯钧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没有落于下风,反而将工作干得有声有色,与日本人交峰也没有堕了党国的面子,其人手段心胸城府必是不缺的。

情报部本应该与他紧密合作,共同完成工作,但在上面没有发觉的时候,情报部竟然与苏纯钧发生了如此深刻的矛盾,乃致苏纯钧痛下杀手,竟然用这种粗糙的手段杀光情报部的特务,显然他根本没想过要掩饰是自己干的,可见问题之大。

这还不如是日本人干的呢,至少报告好写。

男人头痛,身为情报部的上级部门,他竟然没有发现底下的部门跟苏纯钧有矛盾,这真是天大的失职。

男人问陈司机:“你平时跟在苏先生身边,觉得苏先生好不好相处?”

陈司机笑着说:“好相处,好相处,苏先生十分的温和。”

男人心想这话要反着理解,苏纯钧必是一个严苛的人。

男人再问:“平时苏先生跟情报部的关系如何?”

陈司机:“呵呵,大家都是同事,工作为重。”

男人心想这一听就是非常糟糕啊,半点情面都不讲的感觉啊。奇怪,平时情报部的报告中怎么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呢。

男人:“苏先生与情报部的人有矛盾吗?你听说过没有?跟任何人的矛盾都算数,口角也行,吵过架那种?”

陈司机摇头:“没有。苏先生平时不与情报部打交道。”

男人:“苏先生平时不与情报部打交道?那他的工作怎么展开?”

陈司机:“情报部会每天递送报告给苏先生。苏先生有需要了解的事的时候也会专门打电话询问,紧急的会让我或其他人去一趟情报部。”

男人:“听起来有些过于冷淡了吧。你确定苏先生对情报部没有任何不满吗?他知道你是情报部的吗?”

陈司机:“我早就跟苏先生坦白过我是情报部的人了,不坦白我也没办法待在苏先生身边啊。”

这也可以理解。

男人点点头:“那平时苏先生没有在你面前表露出对情报部的不满。”

肯定没有了,都知道是情报部的人了,怎么可能在他面前说出对情报部的不满呢。苏纯钧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

陈司机摇头:“没有。”

男人思考片刻,沉声问道:“依你看,苏先生对情报部有没有什么意见呢?”

陈司机这回笑了,说:“能有什么不满?两边都不是一个系统的,他们不听苏先生的,苏先生也不听他们的。”

男人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原来是因为情报部一直以来太自大了,将苏纯钧当成了一个根基不高的普通官员,结果没想到苏纯钧心胸狭窄,记恨被情报部的人轻视,时间久了就成了大仇,最终酿成恶果。

这下好了,整个地区的特务因为这种理由全死光了。

他要怎么写报告才能把自己摘清?对不起,我们的人员因为不够尊重苏纯钧所以被他恼羞成怒全干掉了。

难道上面还会因为苏纯钧干掉了二三十个特务把他也给枪-毙了吗?

男人很清楚,不会的。

看起来苏纯钧是头脑不清醒才对自己人痛下杀手。

但这样的杀人理由却是相当充分。

这样的报告交上去,上面只会责备他们为什么没有好好教育下属,没有与苏纯钧好好配合工作。

一百个特务再能干,他们干不了苏纯钧的活儿。

情报部被杀光了又怎么样?情报传递受到影响又怎么样?你看外面有声音吗?没有。

像他们这样的躲在暗地里的人,别看干的工作有多重要,上面都不会把他们当一回事。

反倒是像苏纯钧这样站在台前的人物,他要是出一点问题就是大问题,会引来大麻烦。

就连男人自己了解完整件事后都想骂那些死了的家伙为什么平时没好好拍苏纯钧的马屁,就算他发迹时间短,没有后台靠山,根基不厚,也没有实权——男人想了想,这好像确实有点让人瞧不起。

但是,苏纯钧这个人不得了啊。他不是软蛋,心胸手段全都有。你一直给他难堪,他当面不说,背地里找准了机会给你一个亏吃,叫你有苦都说不出。

就像这一回,苏纯钧干掉了整个情报部来立威,他一点掩饰都没有,就用火灾和意外来解释。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会得到任何严厉的处理,最多批评或处分,可能还会降职或减薪。

但绝不会把他从这个位子上赶下来。

就是调走他,也只会平调或小升。

要是他不走,新的情报部再建立起来后,难道还敢不看他的脸色把他当个摆设看吗。

肯定不敢啊。

下回不管是谁来管这个情报部,来了就肯定要狂拍苏纯钧的马屁。

瞧人家这威立的,多好。

男人想明白了,再看陈司机就懂了,估计对着情报部的人下手,这姓陈的也有一份。

良禽择木。

男人抽完这根烟,对陈司机说:“行了,你可以走了。”

陈司机这才走了。

他在街上绕了大半天,在路过一家药店时,用手扶了一下帽檐。

药店里的坐堂大夫拿着一本书往街上瞟了一眼,继续看书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_^感谢在2021-10-2201:47:57~2021-10-2301:48: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incat、yuan、oeyy、倾平貂、abu阿部邹崖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ingingz64瓶;x38瓶;妖妖灵30瓶;问问28瓶;kincat、莫兰momo20瓶;鹤拙掷、aileen咩咩、爱吃熊猫的竹子、木叶夏、大白兔yf10瓶;李唐宋朝8瓶;眠浓、莳人鱼5瓶;292641513瓶;卷子、莫格街的黑猫2瓶;别摸六斤、jessica、乐悠悠、阿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