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82、不是故意的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只要不是往自己身上打,祝玉燕倒也不介意给别人扎一针。

但是,也不能轻易就听了他们的话照做。

架子还是要摆一摆的。

于是,祝玉燕就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我曾在上帝面前发过誓”

“救死扶伤乃是我等的天职”

现代医学中的护士一职是由西方文明发展而来的,一开始护士真的就是医生与病人的女仆,什么脏的累的都干,没有多少职业尊敬可言。

但是,托了战争的“福”,社会上突然对医生和护士有了大量的需求。因为以前医生也不是干救死扶伤的,与其说是专职救人,不如说是科学博士,西方医学发展前期,医生们跟科学狂人差不多,放血和输血这一对西方医学的两把大砍刀就是这些医生发明出来的,就像放血可以将人身体里的病放走一样,输血也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恢复青春,将穷人身上的年轻血液输到贵族衰老的身体里,让他们在舞会和与情人的约会中重新焕发青春活力。而血型虽然是在微生物和显微镜出现以后才被发现的,但其实早就有传教士和兼职医生发现了,因为在他们的“治疗”下,有的病人会因为输血而死,这种正常的治疗事故并不会引起病人家属的反对,他们也会礼貌的向病人家属表示“病人不治身亡了”。直到血型被发现,在众多的死者之上,人们才发现不同血型之间输血可能会要人命。

为那些不幸承担了医学进步的贵族老爷们致哀。

不是说一定没有穷人被当时的医生们治疗过,但确实能享受医生贴心的输血治疗的大多数都是有钱的贵族。

总之,祝玉燕在学校学习现代护理技术时也曾一本正经的跟其他女同学一起发誓,她当时对誓词吐了很多的槽——在心里。

发誓保护病人隐私什么的——贵族家里真的会有许多隐私。

发誓不将有毒有害物给病人服用什么的——贵族家里真的会有许多有毒有害物,护士和医生有时也会被人收买,这真是非常警示呢。

当时吐的槽,并不能阻止她在现在把当时的誓词拿出来用一用。

比如她就能直接要求山本先生告诉她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假如有毒有害她是绝不肯给他打的——除非他坚持,那她也就勉为其难了。

山本不管信不信,表现出来是很敬佩她的。

山本:“你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女士,我也如同贵子一样对你抱有对最亲爱的朋友的信任,我冒着极大的风险向您提出这样的请求,请相信我对您的友谊是如此的坚定。”

除了废话,山本的意思是——你上贼船了。

这就跟她先寄感谢信再请人捐款一样,山本也是先说我信你,再提要求。

那这一针,就是投名状。

她为他打针,就等于上了他的船。

这说明这个针还真的挺重要的。

祝玉燕一时想不出来这一针关乎什么重大机密。

她脑补已经跳到美军和德军是有配发的海-洛-因和鸦-片-烟来提升军队的士气,难道山本已经有这样的瘾了?

他不会想拉苏纯钧和她一起吸吧。

实在是这个时代有太多乱来的事,她做出这样的推测后竟然没觉得哪里不可思议。

这让祝玉燕的脸色变坏了。

山本接着说:“我生了重病。”

祝玉燕:“……”

峰回路转!

所以他不是吸*上瘾,他是生病在治疗!

祝玉燕大松一口气,跟着就关切的询问:“您的身体还好吗?”

山本沉重的说:“请放心,我一直在进行治疗。我从美国和德国买来最新型的治疗药,每天注射。我知道我在渐渐好转,但是,我的敌人却认为我已经倒下了。”他看向祝玉燕,“燕姬,我在这里请求你的帮助。”

祝玉燕的回应是,她取出手帕,仔细擦干净双手,拿起桌上的针筒,观察针筒里有没有多余的空气,将山本的上臂绑上皮带收紧,找到血管,轻轻的、慢慢的,扎进去——太久没扎针了,害怕找不到血管!

让针头在血管里来回来回来回——不是故意的,真的找不到。

十分钟后,终于打完了这一针。

山本的手臂内侧已经青红一片——不是故意的,只是一点点点皮下出血。

祝玉燕将针管放回桌上,镇定的说:“我当然会是您的朋友。”

——希望山本不要后悔让她来打这一针。

重新确定了友谊之后,两边的关系仿佛显得更紧密了。

祝玉燕关怀了山本先生的身体,并表示既然山本先生交付了这样沉重的信任,她和苏先生一定会将山本先生视为最重要的朋友。

——毕竟山本说的很明显了,他口里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日本军方中想让他下台的人。

山本生病了,所以他才跟日本军方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他的病一定不轻,日本军方中显然也不是铁板一块,肯定有想取他代之的人。

这也是山本家里为什么多了许多中国保镖。

当然,这也可能是山本设计的阴谋。

不过现在不妨相信他是真生病了。

祝玉燕问山本有没有什么需要她做的。

山本捂着胳膊说:“我的药快打完了,我对他们说我的病已经好了,这就让我不能再从熟人那里买药。假如你可以通过你的关系帮我买药的话,我将感激不尽。”

祝玉燕当即答应下来:“当然可以。”

山本给出了药名,祝玉燕记了下来,这才告辞。

外面已经是星河满天了。

苏纯钧坐在汽车里,一排汽车停在山本家门口。

所有的人都荷枪实弹。

一排日本兵也全都端着枪站在门口。

没有打起来的原因是一个日本人站在苏纯钧的车外,弯腰对着苏纯钧说:“苏先生,我对您保证,苏太太没有任何危险。”

苏纯钧:“那么,我的太太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日本副官:“山本先生有要事要与苏太太商量。”

大门打开时,祝玉燕在金茱丽的陪伴下走出来就看到门外对峙的景像。

她加快脚步越过日本兵,来到苏纯钧的车前,日本副官立刻退后,躬身行礼:“苏太太,苏先生一直在等您。”

祝玉燕拉开车门坐到车里,对日本副官点点头,再对金茱丽挥手告别。

苏纯钧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起心就险些跳出喉咙。

他坐在车里时就在想,理智与情感在不停的斗争。

理智告诉他,山本不会突然撕破脸。他从情报科找不到原因,只能自己跑来,用他来当威胁山本的筹码,他赌山本不想现在就跟国-民-党翻脸。日本方面一定跟国-民-党内部是有交易的,他们现在没有全面进攻只是因为时机还不到。

但假如他和妻子都死在山本这里,那就等于是撕破脸了。

情报科不想让他来,他还是纠结了他能掌控的所有武装力量,包围了山本家。

他已经得知山本跟日本军方的要员发生了矛盾,日本国内似乎是打算再空降一个人来取代山本,山本急于立功,所以才打算跟他合作。

山本现在不应该想要跟他翻脸的。

他不应该算错的。

苏纯钧刚才的心里不知来回想过多少遍要是她死了,他要怎么死才能报答她。

现在她出来了,活生生的,坐在他的身边。

苏纯钧不等她说完就对陈司机说:“开车。”

陈司机鸣了笛,一行汽车这才一起发动,飞快的驶离了山本家。

这些汽车离开后,日本副官才取下帽子,抹掉额头上的汗。

他没有看错,那些车里每一辆都装满了武器,每一辆车里都配了一挺机-枪,两个机-枪-手,还有成箱的镏-弹。

这个中国人疯了吧,他差一点就想把这条街炸上天了。

日本副官回到山本的房间里,汇报了刚才发生的所有事。

山本:“他非常冷静?没有失态吗?”

日本副官:“是的,但我相信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山本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他非常爱他的太太。”

日本副官:“苏太太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

山本点点头:“是的。很可惜她不是日本女人。中国有着许多美丽的人,有朝一日,他们都会变成我日本忠诚的臣民。”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o^感谢在2021-10-1902:48:33~2021-10-2002:1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倾平貂、yuan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weasd13287瓶;没奶茶了30瓶;totangela20瓶;徽屏、cys259、焕东风、aurora、我欺霜雪无席簇、江晓月白10瓶;abu阿部邹崖6瓶;莳人鱼5瓶;李唐宋朝2瓶;586702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