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380、不是flag,大家别紧张,我不杀主角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铃木三郎发现自己成了山本先生和苏纯钧之间的夹心,而他还不能拒绝。

这让他非常震惊,也非常想不通,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山本先生暗示他可以给苏纯钧行一些方便,比如他需要的粮食、药品、武器等,可以“提供一些方便之处”。

一开始,这让铃木三郎吓了一大跳。以为他跟苏纯钧之间的交易被山本先生发现了,山本先生这是在警告他。

但跟着他就发现,山本先生是真的在给他开绿灯。

他的好几个走私船队最近都在进港时被轻轻松松的放过了,登船检查的日本士兵几乎就是随便看一看就下去了,根本不管他船上到底运了什么。

属于商人的那一面让铃木三郎激动起来!

虽然他猜到了山本先生在私底下跟苏纯钧这个中国大官有了一些不可言说的交易,甚至他猜测山本先生是不是背叛了日本,或是苏纯钧背叛了他的中国国家——但这跟他这个商人有什么关系吗?

并没有啊。

早在他离开日本时,日本军方就暗中指示他走私军-火和武器,以及黄金珠宝、美金、烟草与茶叶等各种物资了。

这本来就是他跟日本军方之间的默契。

他替日本军方销脏,替他们中饱私囊,替他们暗中购买来在协议中日本不能购买和拥有的武器,替他们穿过美德的封锁。

他不是唯一一个走私的日本商人,他甘冒风险,不是为了报答国家,而是为了握住更大的权力,积蓄更多的财富,成为人上人!

战争给了他机会,以前日本是属于幕府的,现在日本属于皇家,未来日本会不会属于商人呢?就像现在的美国。

钱就是权力。

他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想法的商人,在他握有金钱的权力后,吸引来的人都在向他索取,他通过物物交换,获得了他原本不该奢望的权力。

为什么普通百姓,没有贵族的身份,没有高贵的姓氏,就不能成为支撑日本的一只脚呢?

为什么不行呢?

他和山本先生、苏纯钧这类人不同,他们天生就站在高地,他们本来就是统领普通人的贵族,所以帮助自己的国家,就是帮助他们自己。

他只是一个商人啊,从古至今,哪有商人可以得到权力的国家呢。

铃木三郎很清楚自己的野心在和平的时代里很难成功,但现在是战争时期,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军方不停的扩大势力,难道不是想成为第二个幕府吗。

他和军方一样,他们都不是真正的忠于天皇。

天皇也有自己的野心,他想获得神与人最崇高的地位。

所以假如有人失败了,那也不要怨恨。

在付出野心之后,得到的一切结果都是他们应得的。

所以,山本先生也不该怨恨。

铃木三郎在想明白之后,爽快的把山本先生的话当情报卖给了苏纯钧,并感叹苏太太真是粗明厉害,居然连山本先生那边也能扯上关系。

苏纯钧跟他已经合作过许多次了,两人都很默契。

这一回,既然有山本先生给开的绿灯,两人更是大手笔的疯狂走私,一时之间,这座城市竟然仿佛重新焕发了活力,许多稀罕的商品突然又出现了。

比如烟草。

整座城市的烟摊已经消失很久了,老百姓们甚至拿假烟叶子卷起来当烟抽。

所以当烟草出现之后,人人都知道这是发财的东西,争相竞价。

苏纯钧和铃木三郎都趁机赚了一大笔钱。

这时,祝玉燕发现仓库里的药品消失了一部分。

这个仓库就只有苏纯钧和她知道,是两人掌管的秘密仓库。

她不动声色,先排除了小偷和内贼,然后将账面拉平,重新将账册放了回去。

她没有去问苏纯钧,既然他没有说,她就不必问。而且她相信他。

假如连他都不能信,她还能信谁呢。

不管这些药品给谁用了,只要不是日本人,就都可以。

苏纯钧是在将烟草挪进仓库时才发现上一回他忘了将账做平,他赶紧把账拿出来重新做,却在检查之后发现,账已经重新做过了,上面已经看不出消失的药品了。

谁干的。

不言而喻。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天,现在再掩饰就太晚了。

苏纯钧背上出了一层冷汗。

这个仓库是以前慈善基金总会使用的仓库,位于法租界,以前是银行仓库,安全性很高。

他知道祝玉燕曾不止一次将粮食藏在这里,之后又运出去。

因为慈善总会的货物多,进出频繁,来源复杂,运出后就会消失在城市中,难以追查,比他自己找的仓库安全性更高,他就开始借用这里了。

燕燕从来没有拒绝过。

他一开始是以存放给警察和护卫队的工资和粮食当借口,后来她从不查看仓库中的物资来源,只盯着出入库的数目,而且她对他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的疑心,他也就越来越放松。

到现在,仓库里的东西两人都是混着用,早就不分是谁送进来的了。

他在借上铃木三郎的势之后,走私的量就大了起来。因为又有日本商人开办的几间工厂当掩护,他进出都借日本人的势,一直都没有被各方怀疑过。

没想到第一次出错竟然会是被她发现。

苏纯钧坐在更衣室的换鞋凳上,直到身上的汗落了都没有起身。

十几天,燕燕问也不问一句,只是帮他把账做平。

她发现了什么?猜到了什么?

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是什么时候猜到的?

其实他早就有想法了,但一直没有得到上面的允许,结果就一直不能对她宣之于口。

但两人的日常相处中,燕燕似乎一直跟他心意相通。

她不肯加入国-民-党,对国-民-党总是嘲笑和鄙视,但在他加入国-民-党后,她却没有鄙视他,她似乎觉得他也不是真心加入的。

她始终相信他的爱国之心,就如她也爱国一样。

在人人都以为他是贪官污吏的时候,只有她相信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而他相信,她的心也一定像金子一样。

她虽然跟日本人交往多,但心里一直深恨日本人,她曾说过要将日本人全杀光,日本人没有一个无辜者,最好的日本人就是已经死掉的日本人。

虽然这座城市里的外国人很多,但她就是对日本人最仇恨。可细究她的过去,似乎并没有日本人得罪过她。他曾经问过,她说是因为日本人离中国太近。

祝玉燕:“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些离中国太近的国家一旦犯坏就会对中国造成最厉害的伤害,这样的敌人绝不能姑息。”

他一直向上级申请发展她,但上级说他可能会被感情干扰,让他不要感情用事。他担心会对她日后的发展有妨碍,就不敢再多提了。

但因为必须要保留这个秘密,这成了他们夫妻之间最大的阴影。假如是在和平时期,两人之间可能还不会有这么大的危险。但现在外界全是危险,到处都是累累杀机,他和燕燕之间再有秘密,万一两人因此生了嫌隙就太遗憾了。

现在燕燕不说不问,他就忍不住多想。

可她问了说了,他又能怎么答呢。

苏纯钧第一次不敢上楼去了。

祝玉燕发现苏先生在更衣室坐禅,万万想不到是因为十几天前的一件事。她本想不去打扰他的修行,但她明天还要再去山本家一趟,只好来做那个拉他下红尘的人了。

她敲敲更衣室的门,走进来说:“你是找不到袜子吗?我明天要去见金小姐,你有没有什么嘱咐?”

苏纯钧赶紧站起来,束手束脚的,拼命把脑子从一团糊中拉出来思考:“见她?最近没有什么事,不必去吧,你去的越多越危险。”

祝玉燕叹气:“正是因为没有事才要去,要保持联系。毕竟从山本的角度看,我是想借金小姐的势的。”

苏纯钧知道这个不能拦,特别是最近他和铃木三郎的走私在山本的放水下越做越红火了。

但这让他有一种出卖祝玉燕的感觉,所以他最近一直很不舒服。

祝玉燕:“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感谢在2021-09-2601:40:47~2021-09-2901:29: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倾平貂、yuan、kincat、梨花白、renkko、天空之城、小还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ellanly100瓶;清水96瓶;hydrology、羽羽毒行60瓶;怪阿姨50瓶;林叠字、xxx、饼摇!!、人语青苔40瓶;11111、久妖酒妖、2510281030瓶;孟小白、小也、颓丧、蒋理、朱事皆宜、veo、taffy20瓶;天空之城、lilith、萝卜梗、陶陶、九泠、我错了但雨女无瓜、renkko、安之安之、木叶夏、徽屏、monica10瓶;熬夜的熊猫9瓶;弥冉8瓶;疏桐墨杰7瓶;沐花花6瓶;水月无声5瓶;乐悠悠、xf、茉莉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