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5、一脉相承,全是亲生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经过一小时的散步之后,苏纯钧当然要将二小姐送回去。两人手牵着手慢慢悠悠的回到祝家楼下,苏纯钧才放开手说:“你上去吧,我在这里看着。”

杨玉燕深感幸福无比,矫揉造作了一番后,叮嘱苏纯钧乘车小心、过马路小心、不要跟人吵架、下班准时回家。

苏纯钧甘之如饸,两人再次挥手告别、互道再见、上楼小心之后,终于,杨玉燕要上楼了。

这时,一个路人甲突然从一众路人中冒出来,手捧鲜花和礼盒就冲向二小姐,冲过去就是一个深鞠躬,大声说:“二小姐早!给二小姐问好!”

杨玉燕不记得这一号人物,一脸问好的回道:“你也好,请问贵姓?”你谁啊?

苏纯钧也过来了,阴沉严肃一如警察,盯着眼前这个路人甲。

路人甲连忙自报家门:“二小姐不记得我了?我昨天也来贵府拜年,是马太太带我过来的,我姓高,免贵姓高啊。”

哦,是那个发育不良的相亲男!

杨玉燕立刻想起来了,连忙再次问好:“你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姓高,名伟男的人马上说:“我想上去拜访大小姐,不知方不方便?”

过年不兴赶客,但这位先生登门的意思应该是想追求杨玉蝉,而已知:祝颜舒与杨玉蝉都不太可能会看中他,所以结论就是:最好不要让他上去。

杨玉燕立刻伸手拉住旁边苏纯钧的衣袖,假装道:“这个……老师您看呢?”

苏纯钧已知这人是杨大小姐的追求者,本来与他无关,但二小姐求助,这就有关了。

他伸手接过此人的鲜花与礼盒——此人显然没反应过来就把手上的东西交出去了!

高伟男发怔的看着眼前这个体面帅气的男人,不免有些胆怯,还有点嫉妒。

苏纯钧虽然客气但事实上一点也不客气的说:“这位先生,不才乃是杨家小姐们的家庭老师。”事师如事父啊,四舍五入算长辈了,既然是长辈,那就可以说话了。

苏纯钧:“虽然现在是新社会了,不讲究那些老道理,但有些事,还是要讲究一下的。你说对不对?”

高伟男不知是不是没转过来弯,就点头说:“对。”

苏纯钧含笑满意点头:“这些礼物呢,我可以代你转交给杨大小姐。你看如何?”

高伟男听到礼物会送给杨大小姐就要笑,但想起是代交,这笑就只笑了一半。

那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高伟男犹豫起来。

苏纯钧为了显示自己绝无私心,当下就把礼盒塞到杨玉燕手中,自己手里只有一捧花。

高伟男就算敢要苏纯钧把东西还回来,可他不能要杨二小姐还啊,二小姐与大小姐是亲姐妹,得罪了二小姐,那大小姐就更追不上了。

一次犹豫就失了先机,两次犹豫就机会尽失。

苏纯钧:“这一次,你先回去吧,日后再登门还是要讲些礼数的。如果你不懂,也可以回家请教一下大人,大小姐虽然上了大学,但这并不代表她是一个轻浮的女子。”

高伟男连忙大力摇头:“我不敢这么想的!”

苏纯钧点点头:“如果没有长辈引见,恐怕你并不适合直接拜访大小姐。”

实在是太有道理了,毕竟再纠缠的话,那就不是追求,而是结仇了。高伟男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只好就这么留下礼物走了,一步三回头。

人走了以后,苏纯钧才把花也交给杨玉燕:“拿上去吧,一点礼物和花不算什么,不必有压力。”

杨玉燕感叹:“你的嘴巴好厉害。对了,他怎么就把东西都给你了?你的动作也太快了。”

苏纯钧笑着说:“我这双手这一个月接了不下上千件礼物了,老马识途而已。”

两人再一次告别后,杨玉燕终于蹬蹬蹬的跑上了楼,而苏纯钧也终于在目送她平安上楼之后,叫了一辆黄包车,准备去上班。

杨玉燕一直跑回了家,推开门就喊张妈:“张妈,快来接接我!”

张妈擦着手从厨房出来,一看杨玉燕骄傲的仿佛一只小公鸡站在大门口,手上又是花又是礼品盒,欢喜道:“苏老师真是多礼啊。”上来接过去。

祝颜舒合上报纸笑道:“终于散步回来了?脸冻着没有?”自从苏纯钧说过那个好消息之后,祝家就又买起报纸来了,本来因为姓杨的,家里已经有三年不买报纸了。

杨玉燕解下围巾,脱下大衣,叫住张妈:“等等,张妈,这个不是苏老师送的,是我在楼下被昨天来的那个姓高的男人拦住以后,他拿来的,他说要上来拜访大姐,被苏老师吓跑了。”

祝颜舒与张妈都吓了一跳,杨玉蝉听到事情与她有关,也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张妈手中的花束与礼盒,惊讶道:“送我的?”

杨玉燕点点头:“对啊!”

这可真是……复杂。

马天保的事还没彻底解决,又跑出来一个高伟男。虽然高伟男似乎比马天保的条件好一点,但祝家母女三人都没看上他。

张妈也没看上,一听是姓高的就道:“是那个小鸡仔子?”

杨玉燕哈哈大笑起来。

祝颜舒哭笑不得,摆摆手:“张妈,不好这么讲人家的。”她站起来,去电话机前翻电话本,找到马太太家的电话,挂过去请她接。

马太太家里是开铺子的,据说曾经是山西的地主,后来山西打起来了,他们就把地都卖了,藏了金子跑到这里来,买地盘铺子开店请工人。马太太以前是地主婆,用惯了丫头,到这里来以后常常说这边的人贵,工钱开得多,不过她自己倒是十根指头根根都戴着金戒指,头发天天请梳头娘上门打理,衣衫件件都照着画报女郎的样子做,是个顶顶摩登的太太。

祝颜舒平时很少说人坏话的,就算是这样,也评价过马太太穿绿衣服看起来像池塘里的大蛤-蟆。

高伟男就是马太太家里的亲戚,也是地主,不过据说家里的地比马太太原来家里的地更多上几倍,家里还常年养着一只马队拒匪,因为家大业大,所以哪怕山西重重山头,层层苛捐,高家也没卖了地跑路,只是把儿子送出来读书,据说高伟男日后肯定是要去留学的。

这都是马太太昨天告诉祝颜舒的,言语之中多多吹捧,暗示祝家母女千万要抓好这一只大金龟!抓住了他,日后祝家母女怕不是要跟着一起去吃美国大米。

祝颜舒对美国大米没兴趣,也不想告诉马太太美国不吃大米。就算高伟男家里有一座金山,也没办法让他看起来更英武挺拔一些,那金山又有什么用呢?她要是把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人,那人人都知道她是图高家的钱了。

祝颜舒可丢不起这个人,别说杨玉蝉自己不愿意,就是她愿意,她这个当妈的都不能答应!找个丑女婿,回头生出来的孩子也丑怎么办?那她怎么看得下去?

她打电话给马太太,马太太就笑得像打鸣一样,说高伟男准备了厚礼去见杨大小姐,不知两人聊是怎么样?

祝颜舒笑得比花都灿烂,语调温柔似蜜:“哎哟,这可不巧了呢!高先生来的时候,我家小蝉刚好跟同学去看电影了呢!什么同学?当然是学校的同学啊,他们这些年轻人常常一起出去的。有没有男生?那肯定是有的呀,他们那个读书会,男生女生都有,不搞性别歧视的。”

一番机锋过后,祝颜舒才心满意足的挂掉电话,她的女儿受欢迎的很!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来追求的。

她指着张妈手中的花说:“花是无辜的,插起来吧。那礼盒是什么?看看值多少钱,下回来了把钱给他。”

张妈:“太太,这会不会太过分了?要不要和缓一些?”

祝颜舒摇头:“张妈,你不懂,大姐现在追求者是有一些,但正因为如此,更不能让一些人拉低了水平,不然万一叫人觉得她的追求者都是这样一群人,那人家就该看低大姐了。早点拒绝了不合适的对象,才能遇上更合适的人呢。”

张妈想一想,确实如此。杨玉蝉不是祝颜舒,她现在年纪正好,又无负累,正是人生中追求者最多的时候,不需要一些不可能的人过来充门面摆排场。省下一些应付旁人的功夫,正好可以对更合适的对象用功。

她道:“还是太太老成。”就抱着花去了厨房。

杨玉蝉坐在沙发上,浑身都不自在,听旁人说自己的事让她又尴尬又羞怒又无助。

杨玉燕坐在她身边,看她的脸色又发沉,能体会她被人说私事时的不开心,就安慰她说:“姐,不用放在心上,你都不用见他,妈和张妈就把他给挡住了。”

杨玉蝉深吸一口气:“下回他再来,我来拒绝他。”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没有等太久,到了下午,高伟男就又来了。这回没有一个苏老师在楼下挡人,家里又有客人,高伟男就这么成功的混了进来,一进来就被张妈发现了。

张妈的眼睛利,不像杨二小姐不记人,她一眼就认出了高伟男,怕他在客人中间瞎说,立刻就喊:“二小姐,你的朋友来了!”

杨玉燕听到就笑着出来迎,看到是高伟男还不解,还是张妈快步把她拉过来,又拼命使眼色,二小姐才明白过来。

杨二小姐就道:“高先生,你又来了。”

高伟男没听出来话音,伸着脖子四下看,一眼就看到正处在太太和夫人堆里的杨玉蝉,立刻露出喜色来。

高伟男:“二小姐,我能与大小姐说说话吗?”

杨玉燕本想越俎代庖,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乱插手了,让杨玉蝉自己解决。

她点点头说:“好呀,不过那里人多,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叫我姐姐。”

高伟男就在大门前等着,不多时,杨玉蝉就过来了。

一见到杨玉蝉,高伟男的两只眼睛都放出光来了,他激动的说:“大小姐,我已经给我父母写了信说了我们的事!我父母马上就会赶来的,等他们到了,我就正式向你提亲!”

???

悄悄跟在后面过来的杨玉燕几乎以为自己错过了整整一年的八卦,反应过来以后,她马上回去找祝颜舒了!这肯定不是她们姐妹能处理的情况了!这高伟男的脑子有病!

杨玉蝉也被高伟男的话给弄迷糊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杨玉蝉:“高先生,你在说什么?我们昨天才第一次见面!”

高伟男:“我知道。但我喜欢你,昨天见到你以后我就决定要娶你了,我父母是不会有意见的。”

杨玉蝉:“……可我不喜欢你,我不会嫁给你的!”她把手里的钱塞给他,“这是你买的礼物和花的钱,我是不会接受你的。”

高伟男拿着钱看了看,先放进了口袋里,才说:“我是一个好人,家里也有钱,会给你家很高的彩礼,不然你家说出个数目来嘛,一切都好商量。”

张妈听到这里已经快晕过去了,上前把杨玉蝉推回去:“大小姐,你先回屋,我来与他说!你滚出去,滚出去!不然我叫警察了!”

高伟男看张妈,再看杨玉蝉:“大小姐,能不能先让你家的下人离开一下?”

祝颜舒此时也过来了,杨玉燕留在夫人和太太堆里打掩护,但门厅这边的动静还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人们都纷纷降低了说话的声音,眼睛一个劲的往大门处瞟。

祝颜舒一出现,高伟男明显就没那么有气势了,他对着杨玉蝉和张妈都可以大放厥词,但是对祝颜舒和苏纯钧就会变得胆小许多。

祝颜舒猜他小时候肯定没少被打,家教一定很严格。

她就故意沉下脸说:“怎么这么不懂礼貌?我要打电话给马太太好好说一说。你在我家门口瞎说什么?败坏我女儿的名誉就是你的目的?说你家有钱,到祝家门前炫耀?哪里来的土包子!”

此话一出,就是客厅与餐厅里偷听的客人都忍不住要笑了,纷纷假装议论。

“今天开眼界了,竟然有人与祝家比谁的钱多?”

“小报们可有的写了呢,城里再添一位巨富?“

更有人走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高伟男,回去就笑着说:“可真是个土包子,手上连支表也没有就瞎嚷嚷。”

祝家楼是祝颜舒的主场,祝家最风光的时候在这里,现在落魄了也没把这幢楼卖掉,这幢楼在,祝家就好像仍是没倒下架子的祝家。

高伟男听多了马太太说祝家没钱的事,以为这样讲就能获得杨大小姐的芳心,顺利娶走祝家女儿,没想到竟然被人嘲笑。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明明在家乡让女家想收多少彩礼就收多少彩礼是最有诚意的结亲了,但杨大小姐完全不动心,她的妈妈祝女士也没有半分喜意。

高伟男只好说:“我是真心的。祝女士,请你再考虑一下,等我父母来了,我再登门拜访。”然后落荒而逃。

张妈重重的关上了门,气得头晕眼花。

祝颜舒赶紧和杨玉蝉扶她回屋,让她躺下。

张妈还气得不行,说:“这就是个赖皮鬼啊!他不会真的就这么赖上我们吧?”

祝颜舒:“不会的,他就是一个小孩子,不懂事,听了大人两三句话就当真了,不知道马太太在私底下怎么编排咱们家呢,这才冒出来一个以为用钱就可以把咱们砸倒的人,哼!笑话!我这辈子见过的钱比他一家十辈子攒的都多!”她安顿好张妈就迫不及待的起身准备去马太太家。

“我要好好的骂骂她!让她再也不敢打我家的主意!一个乡下来的身上的土味都没洗干净的泥腿子也敢想娶我的女儿!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祝颜舒当然不会自己去,出去一说,外面本来就看热闹没看过瘾的太太与夫人们顿时兴奋起来了,从者云集,都道要同去马太太家把事情说清楚。

祝颜舒回屋换了一条白貂毛的披肩,戴上金钢石项链与戒指,打扮得珠光宝气,与一众太太呼朋引伴的往马太太家而去。

杨玉燕目瞪口呆,杨玉蝉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只有张妈歇了一会儿缓过来了,坐起来道:“不用替你妈担心,你妈年轻时就喜欢叫上小姐妹去与人吵架,回回都是她赢,放心吧。”

杨玉燕:“……我妈竟然是这个脾气?”

杨玉蝉倒是小时候还见过几回,只是时间久了已经忘了,现在想起来,此时便说不出话来。

张妈剪了两块膏药贴在太阳穴,感觉突突跳的太阳穴好一点了,靠在床头说:“他们那群大小姐、大少爷的,你以为都是好孩子?我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的妈年轻时惹出来的祸可比你们俩个现在惹出来的大得多了。”

杨玉蝉瞬间吃惊,竟然是这样吗?

杨玉燕更加惊讶:“我惹什么祸了?”

张妈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什么“装病不上学”之类的。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感谢在2019-11-1100:01:50~2019-11-1200:22: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little妙、江空不渡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芽菜哥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好晴天2个;一只uc、看小说要节制、芹菜雨、_静置_、cicinnus、鱼粉、dora、小算珠、秦西、风铃云儿、茉莉、谦虚、不吃虫的翠鸟、d_x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筝80瓶;奇拉40瓶;私家铁路33瓶;山穷水尽疑无路/、linlin、染北苏苏30瓶;清清浅浅浅浅轻轻25瓶;非什么、泰泰激萌20瓶;小勇11瓶;沉方、yuyan、酸菜鱼真的很好吃、腿毛女王七夕、爱丁堡先生的怪咖猫、夜轩昼浓、沐夏风影、没有如果、猫不吃鱼、18479359、顾卿、莫纳卡、jtxtina、爱丽丝梦游中、cicinnus、april~10瓶;cami20009瓶;yuuuuuuan8瓶;十里酒香、看书毁三观、总感觉名字不够显眼、今天依旧想看书*^_^*、24208849、看小说要节制、月黄昏、333485975瓶;肖战的甜心、江江宝贝儿3瓶;锦言无声、vomu、木爻、棹歌、vicki、d(`?w??)b赞、大鲨客、麻辣抄手、梦中芦苇、蒲扇、ruoe、ann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