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那个姓杨的是什么样的人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祝颜舒白了一眼众人,叫住杨玉蝉,杨玉燕和张妈趁机逃出生天。

杨玉蝉磨磨蹭蹭的过去,祝颜舒拉住她问:“你跟燕燕在家里聊什么呢?”怎么这么深刻?

杨玉蝉马上坦白她先是想唤起杨玉燕的父女之情,后来又想提醒她小心苏纯钧。

祝颜舒:“哦,那成果如何?”

成果就是父女之情是不可能有了,她们姐妹一起狠狠的唾弃了一番亲爹!而苏纯钧技巧高深,用糖衣炮弹把杨玉燕给打倒在地,她力有未逮,呜呼哀哉。

“燕燕一句也不信我的!非说给她花钱的不是骗子!”杨玉蝉气道。

祝颜舒也听明白了,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我倒觉得燕燕说的有道理。跟你的道理比,她的道理更站得住脚。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杨玉蝉被各种道理缠住,一时没明白过来,祝颜舒也走了。

午饭吃过后,祝颜舒问杨玉蝉:“快过年了,学校也该放假了吧?”

杨玉蝉摇头:“我这几天没怎么去学校,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假。不过也差不多就这几天了。我今天下午去看一看吧。”

祝颜舒点点头:“去吧,去吧。跟同学聚一聚,再见就是明年了。你身上还有钱没有?”

杨玉蝉刚要点头,猛然想起马天保,咬着嘴唇改成了摇头。

祝颜舒就打开手包,摸出两块钱递给她:“跟同学出去吃点东西,别小气。”

杨玉蝉低头轻轻应道:“嗯,我知道了。”

吃过午饭,杨玉蝉就匆匆走了。

杨玉燕去午睡。祝颜舒也觉得有些冬困,打着哈欠回了屋躺上了床,打算也睡个午觉。

张妈进来给她送炖燕窝,道:“太太,你怎么又放大小姐回学校了?还给她钱,你不担心她去找马天保啊?”

祝颜舒靠着床头吃燕窝,说:“我知道她会去,我就是给她钱让她去。”

张妈:“那您这是什么意思啊?您又不反对了?觉得马天保好了?”

祝颜舒:“怎么可能!”

她放下碗,拥着羊毛毯子,说:“大姐的性子跟燕燕不一样。燕燕看着厉害,实则心肠软,耳根也软。大姐看着安静,其实心里主意大的很,我说的她都未必肯听,凡事都有自己的主意。”

张妈叹气:“唉,大姐明明是最让人放心的孩子。”

祝颜舒拍拍床,让张妈坐着说话。

“也怪我,以前以为她懂事,不让人操心,就都去操燕燕的心了。我现在是明白了,孩子不看着不行!你以为是省事了,日后都要成倍的补回去!一分一厘都少了不你的!”她叹了口气,说:“马天保这个事,最后还是要大姐自己下决心。咱们只能敲边鼓,不能直接告诉她这人不行!”

张妈点头:“是这个道理!”

祝颜舒:“这些日子我、燕燕都对她说了不少,虽然没明着说马天保的坏话,但大姐也感觉到了,她跟马天保之间不是只有爱情这么简单。她只要想到了这个,剩下的就不用我再拦着了,她会自己想通的。”

张妈:“那她要是想不通呢?”

祝颜舒重重的叹了口气,黑着脸说:“她想不通,就多想几年!我不拦着她跟马天保谈,谈几年都行。想结婚?哼,那不成!咱们再不讲究,婚礼总要办吧?没听说要娘家出面办婚礼的。马家那点家底,等他们从金家出来,一穷二白,兜比脸还干净,拿什么办婚礼?就是我大发善心,什么都不提,马家就能什么都不给吗?他们要真能这么不要脸,我还要谢他们呢!我不信到那时大姐还糊涂!”

张妈拂掌笑道:“太太,这招高啊!您越大度,越体贴马家,那马家只能越殷勤!不能咱们什么都不要,马家就真的什么都不准备!咱们不提婚宴怎么办,马家也不能就在马路上把大姐给娶了啊!”

祝颜舒叹道:“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我是准备好养大姐一辈子了,养成老姑娘我也养。”

张妈也跟着叹气,看祝颜舒神色消沉,忙道:“太太,我看二小姐倒是运气挺好的。”

一说起杨玉燕,祝颜舒也笑起来了,道:“这孩子也是运气好,我都想不到能在自家门口给她抓一个佳婿!虽然没钱,但人有本事,知道上进,又懂人情又大方,对燕燕还这么好。可见老天爷也看我可怜,总算替我了了一桩心事!”

张妈也跟着夸一夸苏纯钧:“苏老师虽然穷酸了点,可对燕燕花钱实在是大方!我瞧着比你以前还强些。”

祝颜舒白眼:“怎么说到我头上来了?”

张妈:“以前那姓杨的除了会给你送花,就是带着你跳舞。花值什么钱?路上一毛钱买一大把!跳舞的唱片机子还是你买的呢。就这你都高兴的不行。燕燕好歹收的都是真金白银买的东西,可不是比你强吗?”

祝颜舒胸口一股陈年郁气升起又泄不出去,气哼哼的躺下,毯子往上一拉,眼睛一闭:“我睡一会儿,下午打牌才有精神。”

张妈起身拿着空碗出去,嘀咕道:“行,睡吧,这是嫌我说错话了!”

张妈关门出去了,祝颜舒在床上烙饼,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她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前,窗下桌子上摆着一架唱片机,架子上放着十几张黑胶唱片,张妈日日擦一遍灰,连盒子都干干净净的。

她好像又听到了熟悉的钢琴声,是柴可夫斯基的小夜曲。

祝颜舒睡醒起来就像没事人一样,还跟张妈说晚上吃什么,然后就又精精神神的去打牌了。

张妈买了菜便去翻箱子,翻出来了许多件衣服和各种配件,大到围巾帽子,小到领带皮夹,中式长衫,西式外套,都有!

张妈一趟趟把东西都搬上楼下,累的直扶腰:“哎哟,累得我!不找不知道,这东西还有这么多玩意留在这儿呢!”

杨玉燕觉得这些东西全都自带“杨虚鹤”buff,生来就招人讨厌,带着挑剔的目光上前翻看,只用拇指与食指将东西挟起,打量一番后再扔回去,动作帅气又解气。

张妈看不下去,推开她道:“我的二小姐,这东西放了好几年了,全是灰土!你别碰脏了自己的衣裳,等我把它们都收拾干净了,一总给你的苏老师送过去,行了,别在这里给我捣乱了,写你的功课去!”

可杨玉燕好奇呀,不肯走,就把作业本课本都拿到客厅来,一边写一边看张妈收拾。

有观众在,张妈也忍不住不说,拿起一件就要说一说这是多少钱买的。

“这件要八十多块呢!”张妈提起一件鼠灰色的西装外套啧啧道。

“就这一件小东西就花了四十多块!”她又捡出来一条宝蓝色的领带。

“这还有一条裤子。”张妈把一条皱巴巴的西装裤也捡出来,下面还压着一件已经发黄的衬衣。

不一会儿地上就有四五堆叠好的衣服。

杨玉燕在上头乍舌:“这么多啊!”

张妈冷笑:“你妈当年跟捧小白脸似的,不停的给你爸买衣服!你爸那人吧,长得瘦瘦小小,个头不高,生就一副容长脸,长得是慈眉善目。你妈爱他爱的什么似的。”

杨玉燕震惊:“还有这回事呢!”

张妈:“可不吗!”

张妈抱着衬衣什么的去洗衣房,声音远远传过来:“要不怎么说□□无情,戏子无义呢。你妈捧着你爸,孩子都给他生了两个,日子过得多好啊!他转脸就不认人了!”

杨玉燕以前恨杨虚鹤,恨的是个名字,形象是模糊的,人像也是套用她以前的亲爹。这几天听了许多杨虚鹤的故事,惊奇的发现杨先生在这个家里以前的人缘还是不错的,至少杨玉蝉和祝颜舒可能都是真心喜欢他的,杨玉燕本尊估计也不会讨厌这个爹。唯一一个嫌弃他是小白脸的就是张妈,现在看起来张妈倒是火眼金睛了。

她跟到洗衣房,张妈烧水准备收拾这些旧衣服,杨玉燕跟过来小声说:“那后来呢?”

张妈把衣服铺在板子上,说:“什么后来?”

杨玉燕:“就是姓杨的,跟我妈,后来怎么样了?”

张妈抬头想了想,“他不敢回来,就请别人来找你妈说情,还写了信给她,不过你妈都撕了。”

杨玉燕:“那他说什么呀?”

张妈冷哼:“能说什么?说他不敢当面跟你妈说,害怕她伤心难过,说他也记得以前两人的感情,对这个家庭还是有爱情的。但他不能抛弃那个女的,因为她又娇弱又可怜什么的,都是些废话!”

杨玉燕:“我姐说,他还带人回来想拿行李?”

张妈冷笑道:“可不吗?他为了爱情离开了家,出了门发现还是祝家的饭好吃,就厚着脸皮回来想把你妈给他买的东西再搬过去。也不知这人的脸皮是什么做的!”

杨玉燕也觉得奇怪:“他怎么敢来呢?”

张妈恨道:“因为那时他已经登报跟你妈离婚了!报上还都是夸他的人。他大概觉得木已成舟,你妈就是哭是闹也没办法,于是带了人一起来,既是想再占一回便宜,也是想逼你妈承认已经离婚了,两人就没关系了。不过当时你在医院躺着呢,你妈就住在医院了,我每天两头跑,家里根本没人。他们来了几回扑了空就不再来了。”

杨玉燕目瞪口呆:“原来是这么回事!”

张妈越说越气愤:“他吃祝家的,喝祝家的!等想离婚了就害怕你妈拿以前的恩情说事,就想先声夺人,把一件家事闹得沸沸扬扬!让你妈丢了大人了!然后他又觉得你妈是大小姐,肯定要脸面,不会跟他计较认真,又凑过来想再占便宜,要把祝家给他买的东西都拿走。幸亏你妈没傻到家,跟他请来当说服的人说既然已经离婚了,那两人就没关系了,杨先生走的那么干脆爽快,我也不会再耽误他。至于他的东西,已经全扔了,杨先生要是舍不得,就去垃圾堆里翻吧!”

“好!就该这样!”杨玉燕恨道。

这人真是太不要脸了!

张妈翻开衣服外套等的袖口领边,都有杨虚鹤的姓名单字。她回厨房拿了把用来拔猪毛的小剪子,把这些绣字都给拆了。

杨玉燕凑过去看,恨道:“回头我都给绣上苏老师的名字!”

张妈震惊的上下打量她:“就你那手艺?还想绣字?那苏老师也太可怜了。”

杨玉燕不服气:“我怎么不行了?”

张妈:“行行行,只要苏老师不嫌丢人就行。”说罢给了她一条围巾,“先拿这个练练手,绣个大点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