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7章 薪水都花到哪里去了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杨玉燕以前的母亲就很喜欢算账,常常是从杨玉燕包尿布时算起,一袋纸尿布多少钱,一罐婴儿奶粉多少钱等等。这样一路算下来,到水电费、网费、暖气费、电话费,她从小到大的学费、书本费、课外辅导费,她穿的衣服、鞋、与朋友吃饭时的一顿麦当劳、一杯奶茶,种种花费,全都记成一个天文数字,令杨玉燕倍受折磨。

如今身在异地,杨玉燕终于不用再受良心上的折磨了,不用去想那样一大笔天文数字到底要怎么还得清,是不是一辈子都还不清之类的。

不过算账的本事是学到了。而且有样学样,特别擅长用这种方式给人增加心理压力。

杨玉燕只简单算了一回账,杨玉蝉回去就半晚上没睡着。半夜爬起来亲自写了一份账单,毕竟她是一个大学生,品学兼优,怎么可能不经过调查就下结论呢?

之后几天,杨玉蝉起早贪黑,还日日跟着张妈出去买菜,回来把这一笔笔细账都记下来后,不到十天就汇集成了一个让她心惊胆战的数字!

毕竟杨玉燕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实地调查。

杨玉蝉的真实数据更夸张。

因为杨玉燕的账里并没有家里的一些“日常开销”。

比如杨玉蝉日日早上都要喝的咖啡,那咖啡豆可是要去专门的咖啡店里去买,都是从印度进口而来的呢!

张妈为人特别仔细,从不成包的买,每回去都让人家给她秤一两豆子,每周都要来买一次,咖啡店的印度人都认识她了。

这一两咖啡豆要四块钱,五十克,小小一纸袋。

杨玉蝉算账时已经对数额和单价格外敏感,一听是四块,眼珠子就瞪圆了。

但这还没完!

张妈跟着又去了蛋糕店,还是英国人开的正宗外国蛋糕店,蛋糕师傅都是个胖胖的外国人。

张妈虽然穿着打扮不及蛋糕店里消费的夫人小姐们体面,但她走进来特别自然。

张妈不会说英语,与蛋糕师傅的交流全凭手语,但仍然透着那么一股坦然大方精明的气质。

张妈要拿一袋新鲜面包,三块钱;一袋牛奶饼干,三块钱;一块黄油,四块钱;一块奶酪,四块钱。

这又是十四块钱出去了。

杨玉蝉的眼睛又瞪大了。

张妈把这些都放在篮子里,出去在街上的点心铺子里掏一块钱秤了一大包点心。

“这些分成两份,一份等吴小萍来了吃,一份给苏老师送过去。”张妈撇嘴,买咖啡买面包时她没可惜,买这一块钱的点心可是让她可惜坏了!

杨玉蝉看到这一块钱换成了这么一大包点心,顿时觉得这点心太实惠了!

回去的路上,她就去张妈说以后家里的点心也在这边点心铺子里买就行,不用去外国蛋糕店里买饼干了。

张妈顿时冷笑:“哟,给咱们二小姐换点心?你看她能乐意不能!”

杨玉蝉:“我也可以不吃面包了。我和燕燕一起吃这普通的点心就行了。”

节俭成性的张妈却不乐意:“省省吧,我的大小姐!家里费钱的地方多了,这点钱省下来还不够你妈在牌桌上玩一天的呢。”

这个杨玉蝉就没办法说了。祝颜舒日日打牌,输多赢少,但谁能不让她打牌呢?她不打牌干什么呢?从祝家小姐到杨家太太,到现在带着两个女儿的弃妇,祝颜舒只剩下这一个爱好了。

张妈:“大小姐,你现在长进了,知道体验家里的艰难,这是好事。可省钱不是过日子的法子!省钱只能克扣自己,克扣自家人!你妈日子过得苦,你不让她打牌,那她平时还有什么可心的事?你妹妹日日在家闷着,难道连个点心都不能开开心心的吃了?”她一斜眼,慢条斯理道:“叫我说,你们家三个女人,两个天天在家闲着,家务事分分工就能做得了!要是想省钱,先把我辞了得了!”

张妈甩下杨玉蝉,快步自己先走了。

杨玉蝉心里五味杂陈,默默的跟在后面回家了。

祝颜舒中午回家吃饭时就发现今天张妈动作格外张扬,动静格外大,表情也格外丰富,透着那么一股等人关怀的委屈劲。

杨玉蝉对着一张纸一副思考人生至高哲理的样子。

只有杨玉燕,一看到她回来就乳燕投林般冲过来,拉住她就小声说:“这两人出去买完菜回来就是这样了!谁都不搭理也不说话,不知道怎么了!前几天都好好的。”

祝颜舒安抚她:“你不要管,肚子饿就拿着饼干先进屋吃去。”

杨玉燕依言拿了饼干,然后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伸头竖耳。

祝颜舒回屋换了衣服,进厨房,先洗了手,就在菜篮前挑捡,道:“张妈,我想吃年糕呢,家里有吗?”

张妈把碗重重放下,没个好声气:“没有!太太要吃,我现在去买!”

祝颜舒仿佛刚刚发现,惊讶的扶着张妈的肩:“张妈,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出了事你告诉我呀!有什么不好办的你都告诉我!有我在呢!”

张妈便唱开了,眼圈登时就红了,一手揉眼一通嘤嘤嘤,“太太,我替您委屈呢!”

接着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述说起来。

祝颜舒假装全神贯注的听,听来听去就是杨玉蝉这几天跟着去买菜,打听菜价,打听肉价,打听油价,连张妈买煤都要问个究竟,一问就说在做社会研究,回家就把这些价钱通通写下来,还问张妈什么东西多长时间买一回。

张妈认为杨玉蝉这是在查她的账!

今天杨玉蝉更是质疑她买的东西是不是多花了钱,竟然旁敲侧击的要省钱!竟然嫌杨二小姐吃的饼干贵了,嫌祝颜舒天天打牌浪费钱了。

这哪里是在说别人?分明是在点张妈!

张妈半是惊吓半是做戏,哭诉道:“我到你家来也有十好几年了,大小姐和二小姐都是我抱大的,到了了现在开始疑心上我了!竟以为我偷家里的钱!你说我这颗心啊,都疼碎了啊!!”

要说张妈没从平时里的买菜钱里攒私房钱吧……那上帝都没办法替她做证。

可张妈没儿没女,在祝家干了快二十年,她就是想攒点私房钱,祝颜舒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张妈怕最后老了,干不动了,祝家不管她,把她赶出去。祝颜舒心里都知道,她把张妈当自家人看,可她也不会一天发百八十个誓。她也怕张妈倚老卖老啊,老仆欺主的事可不鲜见。

她早就从杨虚鹤身上学到了,自己的善良,自己知道就好,万万不可告诉别人!善良宣扬出去了,为人所知,就会为人所乘!彼时善良便成了别人勒索你的筹码。

她待张妈如何,日后等张妈真的老到动不了了就知道了,不必日日挂在嘴边。

张妈平时里攒私房钱,她也都当没看到。

现在是张妈被杨玉蝉吓得自己心虚了。

祝颜舒听完就揽着张妈摇晃:“张妈,你想多了,大姐那副清高的性子,哪会算计这个?我告诉你是这么回事!”然后就将那天她在门外听到杨玉燕对杨玉蝉说的那一番话学了出来!

不止是祝颜舒听了后对杨玉燕刮目相看,就是张妈听了都震惊瞠目:“这是咱们二小姐说的?她这是遭二郎神点化了吧!开智了啊!”

可见是当时喝的那符水管用!

祝颜舒早就想跟人显摆了,此时抓住张妈激动的不行:“你说我们燕燕啊,平时看着不像样,心里样样都清楚呢!”

张妈深沉道:“太太,你是不知道。家里的孩子,老大傻,老二就精!老二不精,那好处不都被老大占去了?那是打小就学会抢奶吃啊!”

祝颜舒叹道:“要不怎么说老话说的都对呢?我以前从不担心大姐,只担心燕燕。现在再一看,大姐才真是养得呆了,半点防人之心都没有。燕燕……呵呵,这个小机灵劲哟!”真叫她喜欢!

两人讲得火热开心,张妈也心结尽去。

张妈有心表现,取下围裙就道:“太太,你等等,我下楼买二两排骨,再买一板年糕上来。”

祝颜舒本就是找个话题,拦下说:“算了,这都有菜了。明天再吃也一样。”

张妈更加麻利勤快,切姜丝切得细如发丝,刀锋如影,不多时,菜便全好了!

祝颜舒便功成身退,洗了手出去,手里还帮忙拿了一叠餐巾。

她出去前道:“张妈,这几日如果大姐再问你家里的花销,不妨多说些!”

张妈心领神会:“我晓得的!”

到了第二天,张妈已买回了年糕,一大早就蒸了年糕当早饭。

苏纯钧一进来,张妈就笑着说:“苏老师来了,今早家里吃蒸年糕,您是配白糖啊还是搭蜂蜜啊?”

苏纯钧受宠若惊:“张妈,您看着给,我都行啊!”

他往里走,先跟坐在沙发上的杨玉蝉问早。

杨玉蝉目光如电,虎视眈眈,声音冷淡:“苏老师早。”

这几日都是如此,想必是杨大小姐找二小姐取了经,改了一副见天挑刺的脾气。

他再跟站在收音机旁调频道的祝颜舒问早。

祝颜舒笑眯眯的扭头说:“苏老师早呀。”

最后则是站在阳台上梳头发看街景的杨二小姐。

他走过去,身后三双眼睛,六道目光注视着他的背影。

苏纯钧回头看,张妈缩回厨房,祝颜舒调着频道哼着歌,杨玉蝉冷冷一笑,低头继续算账。

苏纯钧不知这几天是怎么了,一进祝家就觉得浑身都不太自在。

杨玉燕看到他了,回头笑:“苏老师早呀,我的工作找着了吗?”

苏老师笑着说,“没有呢!哪里那么容易找呢?年后再说吧。”

杨玉燕也没有太失望,毕竟这几天都是这句话。

她转回去,继续看楼下街上来往匆匆的行人,如一群游鱼,一群飞鸟,忽而聚来,忽而散去,熙熙攘攘,忙忙碌碌。

在上面居高临下,看得清清楚楚,却并没有什么高人一等的意识,升起的却是旁观者的感触。

街上人的世界与她无关。她的世界也与别人无关。

唉,孤独。

杨玉燕品尝着自己好不容易体会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心境,深入体会下去,眼看就要向哲学家进发了!

苏纯钧拿出一件礼物,将她拉回人间。

“我发薪水了。你看,这是答应你的粉盒,送你当新年礼物。”他现宝般递过去。

杨玉燕双目陡然晶晶亮!立刻转过来,双手接过去,打开包装袋,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金色珐琅圆形盒子,打开,里面有一个照得人格外清楚漂亮的镜子。

只是并没有粉饼。

苏纯钧清了清喉咙,小声不好意思的说:“我钱不够,只买了个盒子。”

但这也不能减轻杨玉燕收到礼物的快乐。

杨玉燕轻嗔道:“谁大冬天的用粉饼?我正好想要一个随身镜呢!”

苏纯钧又感觉到了背后的目光,转头,仍是什么事也没有。

杨玉燕捧着新得的镜子正在欣赏自己的美貌,嘟嘴眨眼捧颊细观。

苏纯钧凑上去,硬是在这圆圆的镜子里挤进半张脸。

两人放在一处,看起来倒像是一样皮肤白皙,一样双目黑亮。

杨玉燕嫌弃道:“你的眼睫毛怎么这么长!”

苏纯钧摸摸自己的眼睛,对杨二小姐的习惯性语气已经习惯了,不自禁的交待为什么只买了一个盒子,薪水都花到哪里去了:“我买了一双新皮鞋,两件羊毛衫,一顶帽子,一条围巾,还有两双羊毛袜。”天冷了,总不能继续穿单衣。

杨玉燕问:“大衣呢?”

苏纯钧:“大衣下个月发薪水了再买。”

杨玉燕看看自己手里精致的、至少值个四五块钱的粉盒。

苏纯钧也看过去,道:“一件大衣要二十多块呢,不买粉盒也买不起。”

杨玉燕算一算他买的东西,沉思片刻,问:“你才发薪水,现在还剩多少钱?”

苏纯钧爽快道:“还有一块几毛吧。”

杨玉燕瞪着他,半晌摇头叹气:“怪不得妈说男人不会管钱!我才收了十块压岁钱,先借给你吧。”

苏纯钧十分喜爱借杨二小姐的钱,闻言便是一个长揖:“多谢二小姐援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