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9章 真心真意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吃完早饭,杨玉蝉急匆匆的就要走,她要赶着去学校找同学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但麻烦的是马天保在学校从来不提他家的事,估计学校里知道他父母在金公馆做事的人不会超过一只手,唉,这让她怎么打听呢

杨玉蝉心里装着许多烦心事,祝颜舒笑着送她出门,还不忘提醒她今天早点回来“吴小姐今天下午就过来,你不要太晚呀。”

杨玉蝉答应着往外跑,脚步声在楼梯上演奏出一串响板。

张妈过来收盘子,看到包子已经没了,大惊失色“你们这就吃完了”她对祝颜舒竖起两根短粗短粗的手指,“两笼啊”

杨玉燕连忙辩白“我就吃了两个都是他吃的”示意苏纯钧。

祝颜舒“燕燕叫苏老师,没礼貌”

杨玉燕身为食物链底层,惹事的不是她,挨骂的总是她,反正她背锅已经习惯了,两辈子都是。

她安静不说话,大人们的视线很快就转移了。

祝颜舒骂完女儿继续打圆场“苏老师吃饱了没有没有就再吃点”

张妈气哼哼的,一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瞪着,生怕苏纯钧真的开口了。

苏纯钧的脸皮最厚,从刚才起脸色都不带变的。

他笑着说“饱了,从家里出来三年了,头一次能吃个饱饭。”

祝颜舒便笑起来“这有什么以后你来,我让张妈多做点也就行了,都道远亲不如近邻,我们家里没男人,有一个你在还能壮壮胆。”

张妈见此,就拿着空盘子空碗下去,还真给苏纯钧又倒了一杯咖啡,嘀咕道“家里也没别的了,早上的饭都吃光了。”

苏纯钧端起咖啡呷了一口,淡而无味,想必是张妈把咖啡渣子又滤了一遍给他端来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笔盒,先递给祝颜舒看“我从今日起就要上班了,只怕要疏忽二小姐的功课了,实在是叫我心里过意不去。这是前段时间买的,想送给二小姐做个纪念,今日冒昧上门,还请您过目。”

祝颜舒接过一看盒子上是万宝龙就一挑眉,打开一看,是一只白色镶金边的女式钢笔,比正常的钢笔要短一截,也细一点。

她把盒子递给早就在一旁伸脖子的杨玉燕,笑道“苏老师给你的,还不谢谢苏老师。”

杨玉燕眼拙认不出牌子,略过那金光闪闪的花体文字,直接拿起钢笔拔开,拿起杨玉蝉才给她的笔记本翻到背面就开始划,动作速度直接,开朗大气。

苏纯钧和祝颜舒一起含笑,都说不出话来。

笔里没墨水,但下笔触感润滑极了,杨玉燕方抬起头甜甜的说了句“谢谢苏老师。”

苏纯钧等这句谢等得咖啡都凉了,应下,勉励道“我给你布置一些功课,以后你每两天交一次功课,要认真学习哦。”

杨二小姐便再次杀气腾腾的望着他,碍于其母在旁,不敢出声。

苏纯钧心满意足,与祝颜舒道“还有一件事想厚颜拜托您。”

祝颜舒笑道“苏老师不必这么客气,直言就是。”心里道想必是要借钱,不过看在那支钢笔的份上,借他几十块也不算亏了,她的手包里有今天准备去打牌准备的十几块零钱,几块硬币零钞,都倒给他吧。

不料祝颜舒想错了,苏纯钧是想请她介绍一家裁缝店,他想买一件长衫,最好今天上班前就拿到手,他这就去裁缝店,穿上就走。当然,衣服钱希望能等到下个月再付。

像祝颜舒这样裁缝店的熟客、大客户,都可以每个月结一次账。夫人小姐太太先生做了衣服只需要签个名字就行,到了月末一起结。

祝颜舒听了就说“这也不难,我这就挂个电话去问一问。”她起身去打电话,耳朵还竖着,杨玉燕果然就好奇的问“你为什么要穿长衫不是一直穿西装吗”

对啊,为什么。祝颜舒也好奇呢。

苏纯钧就一五一十的解释起来。

这是因为他上班的地方,全是穿长衫的帐房先生,没人穿西装。而且这些拿着算盘拨珠子的老先生们最看不惯的就是穿西装的年轻人了。苏纯钧才去上班,是最底层的科员,人微言轻,这才要赶紧改换装扮,好不招人讨厌。

“都拿算盘啊”杨玉燕发出惊叹,跟着就想起来现在应该是没有计算器与计算机的,可不就是要用算盘嘛。“那你也要打算盘吗”她问。

苏纯钧笑道“我要现学,人人进去都要现学的。除了账房先生,谁会去拨那个不过我现在也就是跑跑腿,学算盘都要自己趁空,先生们都高傲的很,不大肯教我。”

杨玉燕马上道“那你请他们吸吸烟,喝喝酒啊。”

苏纯钧被她逗笑了“二小姐说的对,我出去就买包烟,到了就请他们吸一支,让他们对我好一点。”

祝颜舒听完八卦,也与裁缝店说好了,挂了电话过来说“已讲好了,苏老师现在过去,拿了衣服就可以换上了,要有不合适的让他们现改也来得及,薛记的裁缝师傅是入赘进去的,技术顶呱呱的好”

她写下地址,苏纯钧接过立刻就告辞了,同样是脚步匆匆的跑下楼。

听着那咚咚咚的声音远了,张妈才从厨房里出来,看咖啡也喝光了,撇着嘴说“这个苏老师真是不肯吃亏送我们二小姐一支钢笔,还要赚一件长衫去穷的兜里没有钱还要装大方”

祝颜舒刚才就忍着笑,此时方大笑出来,对杨玉燕说“你这个苏老师大概是真没钱了他昨天晚上可能就没吃饭,一直饿到现在呢”

张妈再次道“两笼包子呢”

杨玉燕忍不住替苏老师说话“那包子个头小”

祝颜舒拿起笔盒啧啧道“看在这只钢笔的份上,让他吃多少包子都找回来了。这是万宝龙呢。”

杨玉燕的眼珠子瞪大了,立刻把钢琴再次捧在手里看了又看。之前是有眼不识泰山,现在可要再重新瞻仰一番。

张妈不知道什么是万宝龙,但也听出来这钢笔价值不菲,既然自家没有吃亏,她便气顺了很多,收拾起桌上的东西就进厨房了。

“他哪儿来的钱呢”杨玉燕发出灵魂之问。

祝颜舒“烂船还有三斤钉呢。你这苏老师不是一般人家出来的,别看他天天穷得连吃饭的钱都没有,第一回见他,他来找我租房子,开口就是要能放下一张床、一个三门书柜、一个沙发、一张书桌的屋子。他当时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写了租约就要下个月再付钱。就这样都要租这么大一间屋”

杨玉燕没听懂,张妈早在厨房伸着脖子听呢,闻言马上啧道“他一个人要租这么大一间”

祝颜舒笑道“对啊,他一个人呢最后看中那一间足有十五平,够一家三口住了。他去买二手家具,竟然真的拉回来了一件沙发。普通人别说在家里摆沙发,只怕听都没听过。他穷得天天吃面条,居然还要在屋里摆沙发,可见在他眼里,沙发不是用来摆阔的,而是必需品。”

张妈点头道“沙发坐起来就是比椅子舒服呢。”跟着便自豪道,“他才一件二手的沙发,哪有咱们家的沙发多”

祝颜舒登时笑得更厉害了,连连摆手“这个就不要比了。张妈,我看这苏老师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他现在看着落魄了点,日后前程可不好说。以后家里做饭就带他一个吧,多做些,咱们也结个善缘,不图别的,就图他日后能照抚燕燕一二。”她是真担心这个小女儿啊。

张妈也很担心家里的二小姐,体弱多病、多灾多难、招猫斗狗、还没本事,点头道“行,那我以后就多做些吃的。”

祝颜舒用完早饭,补过妆就要赶着去打牌了。

杨玉燕把贵重的万宝龙收起来,又拿起她的旧钢笔来。

祝颜舒看到就说“快不要用你的旧钢笔了,用你的新钢笔新东西不用就放旧了,更可惜。这只旧的等下午吴小姐来了送给她吧。”

杨玉燕就听话,把这只万宝龙吸足了钢笔水,认认真真的抄写单词与句子。不知是不是这只钢笔真的就这么好用,还是它有什么魔力,她竟然爱上了用它写字。

张妈上午就在家里陪她,一会儿出来一趟看到她还在伏案写字,没有躲回屋里看闲书,没有找她要点心吃,没有东摸西摸的闲晃。

叫张妈感动的不得了,给她送了好几次点心。

等到中午祝颜舒回来吃饭,张妈便表扬她“一上午一直认真学习呢”

祝颜舒笑道“既然都学了一上午了,下午就不要学了,看一看书,听一听收音机,做点别的事。”

杨玉燕也不觉得今天学习难熬,抄写费力,她说“这只新钢笔实在是好用,比我以前的笔都好用,我用它写字手腕一点都不累。”

祝颜舒“好东西用着自然心情舒畅,事半功倍。你用着这支笔,以后要多念着你苏老师待你的情谊。这些日子我也看出来了,你苏老师待你是用了真心的,以后你待人家也要更真心一点,别没大没小的了。”

苏老师对她当然是有真心的。

杨玉燕自从苏纯钧挡在孙炤面前时就知道了,苏老师是真的关心着她,爱护着她的。

杨玉燕点点头“我知道,我以后一定对他更好。”

祝颜舒“那他给你布置下的功课,你也要更认真才行。”

杨玉燕皱着脸,不过下午还是抽出半小时背诵,又将以前的功课挑不熟的又复习了一遍,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祝颜舒下午照例去打牌,张妈匆匆去买菜、求符,然后回来就烧给杨玉燕喝。

杨玉燕远远看着就捂住嘴“张妈,这是什么”

张妈端着杯子说“这是我找黄大仙求的,灵验着呢这一个符值两毛钱呢还有教堂给我的圣水,那个倒是不要钱。”她指着另一杯说,“你先把这符水喝了,再喝圣水。”

总结,先喝要钱的,再喝免费的。

杨玉燕被按住灌了两杯不知底细的神水,奄奄的躺在沙发上,看到张妈翻出早就不用的旧饼干盒,擦干净后往里倒了一纸袋点心,她刚好想换换嘴里的味道,伸手拿了一根裹着厚白霜的油炸点心“这是什么”咬一口,酥酥的,洒满了芝麻。

张妈“我在菜市场买的便宜点心,一会儿用来待客的。咱们自己吃的都要收起来的。”

张妈说着就把杨玉燕平时吃的饼干给收到柜子里去了。

张妈“你吃的这个可是蛋糕店里买的呢好几块钱呢”

还有苏老师昨天送来的巧克力花生糖也放起来了,杨玉燕赶紧拿了一块,嚼在嘴里比刚才的点心要好吃得多,甜香甜香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一小时一更,下一更在五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