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8章 行动力超高的祝颜舒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杨玉燕在门外拉着苏老师聊天,直到张妈出去喊她才回去。

张妈把门上了锁,推她“回屋去学习。”

餐厅、客厅都没有祝颜舒与杨玉蝉母女两个的身影。

杨玉燕小声问“我妈跟我姐呢”

张妈呶呶嘴“在你姐那屋呢。”

杨玉蝉的房间门关得严严的,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两人望着房门,心里转的是一样的念头。

这对母女在屋里到底是怎么聊的

可两人都没胆子进屋围观。

于是张妈回厨房,杨玉燕钻进自己的屋子,照旧把门留出一条缝听隔壁的动静。

主要是杨玉蝉哭没哭。

要是哭了,她要赶紧冲进去

不管是撒泼还是打滚,是吃药还是上吊,她都已经准备好了

因为她觉得祝颜舒和杨玉蝉是一定会因为马天保吵起来的。今天又出了这么大的事,金家把她都绑过去了,归根到底还是马天保连累了她呢。祝颜舒要是心里不生气就奇怪了,她要是还能答应那就更奇怪了。本来就看不上,还这么能惹事,更不可能成了。

可杨玉蝉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到时这对母女为了外人吵起来,伤了彼此的心就不好了。

所以杨玉燕觉得,她不能旁观是一定要出力的。

可她又不能劝,实在是她在这家里是位于食物链底层,连张妈都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她就算能把天下的道理都说出来也没用。

也怪她平时就不像个靠得住的人,她自己都清楚。

她也清楚家人之间也是会有心结的,感情一被破坏了,也是补不起来的。别说父母天生爱子女,孩子对父母也永远崇拜敬爱。那都是假的事实上不管是投胎选父母还是生孩子,都要靠运气。父母不慈爱的更多,父母也自私,会把自己看得比孩子更重要。孩子嘛,智商天生,情商天生,不够聪明学习不好不孝顺白眼狼都有可能。

两边都是闭着眼睛选人,运气不好谁也不能退货。

所谓的家庭矛盾也根本没有解决办法。林黛玉说家里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这是真的金玉良言。

换句话说就是你闹,我比你更能闹当用一个更大的矛盾盖住小矛盾的时候,小矛盾就等于是解决了。

在网上她看到过无数次杨玉蝉这样的例子,网友们的解决方法都很统一富家小姐爱穷小子,那就切断金援,一分钱不给她,她吃够了苦最后就会乖乖回家来了。

可她同样也很了解祝颜舒,她是绝不会看着杨玉蝉吃苦的。她能任由她在医院白住半年不回家,任由她赖在家里不去学校,她就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杨玉蝉出去跟马天保过苦日子。

她是一个毫无原则宠溺孩子的母亲。

所以这一招绝对行不通。

而杨玉蝉,她自认也非常了解她。

因为她在面对杨玉蝉时总觉得自己是“二胎”,固而心虚气短,立场不足。所以曾经做过一段时间舔狗,对杨玉蝉非常尊敬,行动间都会看她的脸色。

后来发现杨玉蝉对她根本没心结才渐渐不那么舔了。

不过在舔的时间里,她对杨玉蝉的了解也非常深刻了。

杨玉蝉,是个文艺青年。

这绝非贬低,只是形容。

杨玉蝉有着金子般的心与金子般的理想,是一个对人生有着非常理想化的追求的人。

杨玉燕自认见识过人世间的丑恶了,比杨玉蝉更了解这个世界的黑暗面,所以她就一点都不理想化。

比如在关于杨虚鹤的事上,杨玉蝉不是简单的把杨虚鹤给忘了,或者简单的恨他,她把杨虚鹤的错算到自己头上了,并决心绝不要做杨虚鹤这样的人。

在杨玉蝉丢掉的一个笔记本里有一张从报纸上裁剪下的文章。她扔掉的时候,杨玉燕捡了回来,上面全都是杨玉蝉在杨虚鹤的指导下摘抄的文章和学习的内容。看时间应该是杨玉蝉上中学时开始的,一本记载了四五年父女之情的笔记本,最后一次笔记的时间就停在杨玉燕吃药片的那一天。

爱情是神圣的,是纯洁的,是不应该被束缚的

婚姻应该是基于爱情而结合,而不是家族、金钱与权力的交换

这正是杨虚鹤先生最受学生欢迎的一篇大作。杨玉蝉在这张剪贴的下面写了满满两页的感想,从她激扬的文字中看得出来,她十分推崇这篇文章,也十分崇拜杨虚鹤。

彼时,杨先生爱上女学生的事还没有暴露,他身为知名社会人士,亲自写下这一篇颂扬爱情的道德文章在学生中间受到了相当大的追捧,杨玉蝉和当时的杨玉燕都曾在学校的教室里诵读过自家父亲的这篇大作。因为它跟杨虚鹤以前的文章截然不同,杨先生以前的文章如果是卖艺人祈钱的箩筐,这一篇就是智慧之树结下的苹果,如此脱胎换骨的大作,怎么能不叫两个女儿为父亲自豪呢

当然,事后证明杨先生只是比以前更下流了而已,并没有变得更高尚。

父亲这个形象的崩塌让杨玉燕一口气吃下了家里所有的药片子。而杨玉蝉身为这个家里的大女儿,她没有办法也像自己的小妹妹一样不负责任的宣泄自己的情绪,只能自己慢慢消化,等彼杨玉燕变成此杨玉燕从医院回来后,对比记忆中的母亲与姐姐,发现祝颜舒对牌桌更加热情,张妈更加唠叨,杨玉蝉更加狂热。

经过父亲的事之后,她没有像妹妹一样决心从肉体上消灭自己,而是打算从头到脚都做一个真诚、纯粹的人。

杨玉蝉心目中的爱情也必须是真诚的、纯粹的、不受金钱物欲的影响的。

贫穷、家庭、父母、困难、反对都不能动摇她的爱情,只会令她更坚定。

头疼,实在是头疼。

杨玉燕不停勾着头看隔壁屋,偶尔看到张妈假装出来做事也偷偷看一眼隔壁的房间门。可见两人都是一样担心。

直到祝颜舒开门出来,还笑着说“你好好休息吧,等过了这段时间,妈陪你出去好好散散心。”

杨玉燕赶紧把自己的门关上了,咣的一声。

祝颜舒已经听见动静了,她冷笑一声,走过来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杨玉燕才假装刚刚听到,过来开门。

杨玉燕“妈,有事吗”

祝颜舒一指头按在她额头上“又偷听”一边推着她进去。

“我担心呢。”杨玉燕坐在床上,“你跟我姐没吵起来”

祝颜舒也坐下来,舒了口气“没吵。”

杨玉燕小心翼翼的问“我姐也没哭”

祝颜舒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我就知道你这孩子不会省心,想一想还是应该跟你说一说,免得你说错话刺激了你姐,再惹出事了。”

杨玉燕双目圆瞪,小声说“咱俩谁刺激我姐啊我还担心你刺激她呢”

祝颜舒冷笑“你当你妈就这么傻啊你姐是个顺毛驴,只能顺着摸毛,不能逆着来。不然她能惹出比你更大的祸”说完,又叹了一声。

杨玉燕对祝颜舒刮目相看了。

杨玉燕“妈,你真了解我姐。”

“这件事上,你倒比你姐机灵。”祝颜舒难得夸一夸小女儿的脑子,在这之前她一直以为小女儿是家里最傻的一个。

她摸了下小女儿的脑袋,小声说“你这么聪明,妈就不多说了。只有一条,你别在你姐面前说马家的坏话,一个字都不能说你越说,就是越把你姐往人家那边推。咱们呐,都要做好人,一句别人的坏话都不说的好人。”

所以她刚才说了杨玉燕被金家强迫请过去的事之后,又替马家担了半天的心,在杨玉蝉激动的要去金公馆打听马家的事之后又担忧金家会不会继续迁怒杨玉燕,总算把杨玉蝉的注意力给扯到杨玉燕身上后,两母女一起担忧了一会儿后,她才出来。

总结起来就是虽然马家可能很惨,但咱们家也特别惨咱们家还特别冤枉,饭不是咱们要去吃的,金家的公子小姐不是咱们去请的,跑掉的金小姐也不是咱们送回家的,为什么最后非要抓杨玉燕过去呢唉,不能找金家说理,只能自认倒霉,咱们家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杨玉蝉倒是没恨马天保,只是觉得他做事太冲动才害了自己家,加上她们家。

当然罪魁是金公馆

不过金公馆势力太大了,虽然担心马家的安危,但如果再去金家面前晃,会不会让他们继续迁怒杨玉燕这是个问题。

所以杨玉蝉经过祝颜舒的再三引导之后,对杨玉燕的担忧战胜了对马天保的担忧,决定不去招惹金家了,也不去金家打听马天保的事了。

杨玉燕小声问“那以后呢马家出了这种事,我听苏老师说,金老爷不会再请他们一家了,早晚要把人给赶出来。”

祝颜舒刚才费了许多口水,不过好歹算是劝回了大女儿,又发现小女儿变聪明了,也有心说笑“哟,苏老师挺厉害的啊,这都知道。那是肯定的啊,不过现在不会赶,等金小姐找回来了,外面也没有什么流言传出来了,就差不多会把他们一家赶走了,怎么着也要过上一两个月。”

杨玉燕马上问“那他们要是跑来找姐姐怎么办”

祝颜舒皱眉道“这我也想过,不过你姐那里最多有个十块二十块的,她也没多少钱去给人家。”说到这里她眉头一松,“就当破财免灾了。”

杨玉燕觉得祝颜舒想得太浅

“马家要是想住咱家的房子呢”

马家被金公馆赶出来在这城里有落脚的地方吗

肯定没有啊。马天保的父母都是从小被卖,金家又是从山西迁过来的,在这里是不可能有亲戚可以投奔的。

那马家有钱吗

被赶出来的下人能有多少钱

这样一来,不管是杨玉蝉先想起来还是马天保自己提出来,都不可不防啊。

祝颜舒一听就说“家里没空房都住着人呢。”

杨玉燕“马天保住过的那个小房间不是空房吗”

祝颜舒“那就是个没窗户的小屋子,窄窄的一条道,还堆满了东西。马家三个人呢,他们总不能摞着住吧”不过说完她自己也不安了,“明儿个我就把那间也租出去,那一间租个七八块还是可以的。”

祝颜舒的意思很明白,钱可以借,杨玉蝉自己的钱借完了她也可以再借一点,但房子不会让马家住。

“钱损失一点不算什么,你姐姐更重要。”祝颜舒说。

杨玉燕仍不能放心,小小的脑袋装满天马行空的念头“那要是他向我姐求婚呢”

祝颜舒立刻叫道“他敢”反应过来声音马上压低,“他要是这么不要脸”

那她也没办法

祝颜舒是没想过马家落到这个地步还敢求婚,她觉得一般人不可能这么不要脸

但杨玉燕一提出来,她又不敢说一定不会。毕竟她见过杨虚鹤的嘴脸了,对人类的底限也有了更多推测。

杨玉燕又提起一个比上一个更可怕的猜测“那要是我姐向他求婚呢”

这下彻底把祝颜舒给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祝颜舒紧张的都冒汗了“你姐是女孩子女孩子怎么会自己主动”她说不下去了。

杨玉燕看着她妈。

因为现在外面太多女孩子男孩子要打破旧社会的束缚,自由追求爱情。今天还见到一个私奔的金小姐呢。

祝颜舒开始觉得自己刚才在杨玉蝉那里表现得太好欺负了,搞不好大女儿觉得她这个当妈的是支持她追求爱情的。

祝颜舒很快下定决心“我明天就给你姐找个工作给她找个事做,让她没功夫去管马家的事”

第二天早饭时,杨玉蝉特意把她学习的笔记整理了一番拿给了杨玉燕,就在餐桌上推给她,好高的两摞笔记本

苏老师吃着包子,呵呵看着笑。

杨玉燕立刻给推回去“姐你这是干什么快拿走”

吓人,太吓人了

杨玉蝉又给她推回去了“我昨天晚上整理出来的,都是我当年学习时候的笔记。你不是正在学吗我以前懒,没给你,你现在拿这个当参考也行,这上头还有我从别人那里抄来的笔记呢”

杨玉蝉绝对是好心。在得知昨天杨玉燕受惊吓以后,这是她怀抱着愧疚连夜整理出来的。

杨玉燕能不懂吗

她懂啊。

可她也不想要这份重礼啊

最可气的是苏纯钧吃着她家的饭还不帮她,还在旁边说“这都是好东西买都买不来呢”他拿起一本翻了翻,重重点头“我回头勾一些上面的题,你好好做。”

杨玉燕杀气腾腾的看他。

苏纯钧笑眯眯的代她把这些笔记和书都收下来了。

祝颜舒一早不在,这会儿才匆匆进门,一进门就笑着说“大姐,你还记不记得以前住在咱们家楼里的吴先生”

杨玉蝉抬头“记得,是那个做会计的吴先生吗”

祝颜舒放下包,脱下大衣,马上挨着杨玉蝉坐下来,拉着她的手说“对对对,就是那个吴先生。他家有个小姑娘你还记不记得”

杨玉蝉仔细回忆一番“记得,当时好像才七八岁吧”

祝颜舒笑道“正是那个小姑娘今年已经十四了,刚好,吴先生和吴太太想让她上教会女中,就是你和燕燕的学校可是呢,对她的成绩估不准。我刚才出去刚好碰到吴太太,原来吴太太记得你当年就学习很好,特意来拜托我找给你吴小姐做家庭老师唉,她实在太会讲我一不小心就答应她了”

杨玉蝉顿时放下刀叉“可是,我还要上学啊”

祝颜舒连忙道“这个不算什么,吴太太刚好要出去做工,她每天下午把吴小姐送过来,晚上下班回去刚好来接她。你又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功课也不忙了,毕业后一时也是找不到工作的,不如就先做家庭老师学习学习。如果那吴小姐太笨了,你教不好她,那就先做上几个月,只当应付应付,也让我好回绝人家,这样好不好”

杨玉燕瞠目结舌,不得不佩服祝颜舒的行动力。

苏纯钧安静的吃包子,两口一个。

杨玉蝉被祝颜舒来回劝了几次以后就不得不答应下来了,祝颜舒方才心满意足的去卧室换衣服再出来吃早饭。

杨玉蝉这才敢悄悄抱怨“我哪有那个时间啊”

杨玉燕怕被杨玉蝉拉着一起抱怨,连忙低头认真吃饭。

一看,盘子里的包子只剩下两个了

一盘十二个包子两笼只剩下两个了

她看向苏纯钧。

苏纯钧把盘子转一转,两个包子正对着她,他还轻声说“快吃,我给你留的呢。你不是都吃两个吗”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明天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瑶华、rrrqbb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在下花流云4个;宇真、宝多多、孤山夜雨寒灯、借酒摘星、富嶽百景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桃花大漂亮54瓶;冷清52瓶;黑眼圈没救了40瓶;红茶30瓶;yan、saybia、ibra20瓶;肚肚19瓶;微笑脸15瓶;牛奶与盐、立正正、爱跳舞的小毛球、莓子酱、香菇滑鸡、一曲日、玉藻、sky10瓶;eonieyg8瓶;布卡布卡5瓶;总管大人3瓶;果子狸安静听雨、干掉这碗2瓶;荷叶下的游鱼、心有余悸、yuki、大青早Д、小喵三千、不亦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