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章 赠手串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祝颜舒做好了衣服却不见了小女儿,正要去找就见人回来了,抱怨了一句“跑到哪里去了”

杨玉燕刚看到苏老师的把柄,心跳得飞快,又兴奋又快活,被骂了也不生气,只躲在杨玉蝉身后。

祝颜舒收好衣票,订好一周后来取衣服。薛姨一路亲自将她们送到大门口,还帮着叫了黄包车,打包票道“你放心,我让我那口子去做,一定盯着他让他做得又快又好”

回到家里,祝颜舒就急忙忙去二楼打牌了,杨玉蝉也说学校里还有事,跟着就走了。张妈去了菜市场,估计不是在教堂就是在黄大仙那里听讲经。

杨玉燕一个人在家,自自在在的把前两天买的书拿出来读,赶在张妈回来以前把书藏回床底,把课本拿出来认认真真背。等张妈回来以后进来看她在学习,高兴道“燕燕,认真学我让你妈多给你点零花钱”

杨玉燕抬起头,正直的不可思议“谢谢张妈,不过学习是为我自己学的”

张妈“那零花钱还要不要”

杨玉燕“要的呀”

张妈笑着嗔她“小机灵鬼”

中午,祝颜舒匆匆上来吃完午饭就又下去赶牌局了,张妈也匆匆收拾好厨房就要去教堂听经聊八卦了,杨玉燕一个人在家,不一会儿,苏老师就如约上来给她上课了。

她的课表是跟着苏老师的课表走的,有时是上午,有时是下午,有时苏老师不用去学校上课,她就必须受他一整天的荼毒

如今她攥到他一个把柄,一开门就忍不住对着苏老师笑。

“苏老师,您来了快请进”她大大的打开门,热情的让人发毛。

苏纯钧就知道来了要受她嘲笑,一步步走进来,不等她开口就先发制人。

“我可才帮过你一个大忙”苏纯钧说。

杨玉燕一脸茫然“什么忙”

苏纯钧慢吞吞的说“我可是才去拜访过董祭锋。”他是说到做到的,回到学校就打听出了董祭锋先生在哪家报社高就,二话不说就找上门去,把董祭锋吓得直接从报社后门跑了。

这一番辛苦,不能白费啊

必须要记住他的辛劳

呀,把这件事忘了

杨玉燕懊恼起来,沉思片刻,不情不愿的说“好吧,我不会说出去的。”转而开始好奇,“你为什么需要西装啊”

大学是有校服的,冬夏都有,连鞋和袜子都发了。苏纯钧当了她的老师以后,她只见过他穿校服,都快以为校服是长在他身上的了。

苏纯钧没好气看了一眼这个不知人间饥苦的小姐。

“当然是求职啊。”他道。

他当杨二小姐的家庭老师是没有收钱的。但同样的,祝颜舒也不收他的房租了。这里外一相抵,当然是他占的便宜更多所以由不得他不对杨二小姐尽心尽力,可惜杨二小姐不用功,不能学尽他的一身本领

但当家庭老师也只能解决他的房租问题,别的钱只能另外赚。

苏纯钧当年离家是凭着一股意气,勉强撑到现在,当然不肯在最后关头回家求人于是,他才必须要找一份能够糊口的工作。

工作不难找,苏纯钧以为以自己的本事,找工作不说手到擒来也差不多了,但难题却是他至少需要一身能供他去找一份不错的工作的行头。

“一件差不多的西装,一双皮鞋。”苏纯钧叹气,“这是最起码的。”

但这一套全都办下来,至少要花三十块。

他当然没有这笔钱,他现在兜里连十块都没有。

杨玉燕听得同情心大起,喃喃道“我的钱不够”

苏纯钧听出她想借钱给他,顿时笑着摇头“我哪能找你借再说你平时的零花钱最多一两块,而且绝对早就花光了”

杨二小姐没有存钱的爱好,动不动就花一块多钱买书,她哪里会有钱

杨玉燕跑回屋,拿着一个旧饼干盒出来,打开拿出一个信封,掏出一张十块的来。

递过去。

“诺。”她说。

苏纯钧没有接,他看这钱崭新,应该是去银行专门取出来的。

“这是你的压岁钱吧”

杨玉燕点点头,说“这是我去年拿的。以前的都花光了,这一张是我想放到明年,存上二十块看能不能买个大东西。”

苏纯钧好奇“你想买什么”

在他看,杨二小姐是个难得的没什么物欲的孩子。不爱吃零食,因为它们都太土;不爱看画报,因为太土;不爱买头花、发夹,因为太土等等。

她平时唯一的消遣就是去买一些不知所谓的闲书。

而平时祝女士也没有亏待过她,家里什么东西都有,收音机、点唱机、钢琴、小提琴。衣服也不必等过年再做,想吃什么有张妈侍候着。

她要存二十块钱买什么呢

结果杨二小姐只把头一摇,特别爽快气人的说“我还不知道呢,先存着,到时再看。”

原来如此。她只是想一口气花一笔大钱而已,只是想花钱,花完就爽了。

苏纯钧不敢说自己以前不这样,但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竟这么气人。

他一把拿走钱,放在怀里“罢了,我先替你收着。回头还你。”

杨玉燕眨着眼睛问“这只有十块,还差二十呢,不然你找别人再借点”

苏纯钧笑道“傻姑娘,我可以去租啊十块钱可以租很好的一套了”

杨玉燕被他震得说不出话

好、好、好

“你说谁傻”她把腰一叉

“我傻。”苏纯钧爽快极了。

有了租衣服的钱,苏纯钧开始忙于找工作,他跟祝颜舒提了一下,暂时减少了给杨玉燕上课的时间,等他找到工作,能付得起房租了,说不定接下来的课也不能继续给杨玉燕上了。

祝颜舒虽然高兴家里的租客能付房租了,却开始发愁怎么再找一位可信的老师。

“苏先生如果有信得过的人,不妨介绍过来。你也了解燕燕的脾气,必定要是一个脾气好点的,能哄得住孩子的。”祝颜舒道。

苏纯钧把自己认识的人在心里排了一遍,觉得哪个都不合适,杨二小姐脾气虽然不太好,但人也实在是单纯,谁都能骗到她,他身负职责,又受过祝女士与杨玉燕的周济,不能替杨家引狼入室吧这样一想,就人人都不合适了。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想寻个可信的人实在太难了。除了他,再也找不到一个能教杨二小姐的可信的人了。

他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但现在想起来,他竟是从来没想过不再教杨玉燕,好像这师徒名份一定就不改了。

“我如今还有时间,还能继续教二小姐。日后我一定给二小姐寻一个样样都好的老师。”他道。

谁知祝颜舒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也不必多好,我也只是不想让她闲着,有个事忙一忙。等到明年三月份她就满十八了,算成年了。她没个学历,又没本事,只剩青春了。我打算早点让她开始相亲,早早的结婚,对她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苏纯钧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噎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他干笑道“我看祝女士教育孩子的风格,还以为您会想让两个女儿都做一番事业呢。”

祝颜舒说“如果她自己争气,我当然支持玉蝉以后肯定是要当一个职业妇女的,哪怕她毕业就会结婚,她找的那个男朋友的家庭也不像是能支持她在家养孩子的。可燕燕”她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她的胆子太小了,遇上她父亲那件事后就不敢出门见人了,这半年才好些。她这个样子,别说当职业妇女,我只要她日后不饿死自己就心满意足了。”

苏纯钧这才明白原来祝女士一直给杨玉燕请家庭老师,就是为了让她一直不断接触外人,不让她继续躲在家里。不然她日日只见家里这三两个人,就会越来越不敢出门了。

从杨玉燕出院以来,前前后后换了七八个家庭老师,这才把这个孩子的胆子一点点养大了。

这份母爱又温柔又伟大。

苏纯钧不由得心生敬佩

他说“我会继续教二小姐的。”

接下来,苏纯钧暴发了更强烈的教育热情哪怕白天在外面找工作,晚上回来也要给杨玉燕上一个小时的课

这让杨二小姐苦不堪言。

晚上客厅是祝舒颜与杨玉蝉与张妈的监视,她与苏老师在餐厅上课,连平时的课余闲聊都不行了

等到十月初三的前一天,杨玉燕几乎是兴高采烈的通知苏老师“老师你明天不用过来了”

苏老师“好,那我一会儿给你留点功课。”

杨玉燕气得七窍生烟,压低声说“你忘恩负义我都借你钱了你还这么折磨我”

苏纯钧怔了下,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还带着体温。

“放在我身上好几天了,总是忘了,正好今天给你。这就当是我的借据了。到时还你钱的时候,你再还我。”他摊开手,手心上是一小串珠子,透亮的粉蓝珠子配粉红珠子,全是手指肚大小的一颗,隐有几条冰裂,共十八颗,被一条绞着金丝的绳子串起来,下结一颗大点的绿珠子。

杨玉燕不由得说“真好看”

苏纯钧给她戴在手腕上,把绿珠子往上推,收紧绳口。粉红粉蓝的透明珠子映着雪白的手腕,更显这手腕纤细无骨。

杨玉燕欣赏半天,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手链挺贵的吧”

看着不像便宜东西

苏纯钧轻描淡写“我从家里拿的,你当个平常东西就行。”

杨玉燕鬼精鬼精的,她早猜到苏老师身后有大秘密虽然看起来穷酸了点,但她觉得他比别的人都更狡猾。

“你既然没钱,怎么不当了它呢”她问。

“家里带出来的,当然不能当啊。”一当不就被找着了吗再者要是丢了也可惜啊。

“这我不能要,我妈发现会打死我的”她要把串子褪下来,被苏纯钧拦住“戴着吧,这真不是我偷的。”他眨着眼说。

杨玉燕喷笑“我知道不是你偷的可”

苏纯钧按住她的手“拿着。当学生的要听先生的,知道吗”

两人正在推让,张妈站在餐厅帘子外清了清喉咙,然后才掀帘子进来,目光如电般扫向这一对不好好学习的师生她在外面都听到里面说悄悄话了

张妈是来送水的,她把茶水放在他们面前,再站在苏老师旁边“苏老师辛苦了,您好好教啊”

苏老师敲敲桌子,祸水东引“听到没有好好学习啊。”

地位最低的“学生”杨玉燕伏案写字,双脚在桌下乱踢,与苏老师的脚展开了攻防大战,最终苏老师可惜租来的好皮鞋,惜败于杨二小姐。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三更完了,新人果然火热一点接下来我要去写林林了,明天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勇气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容思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忑忑25瓶;周周10瓶;龙门阵6瓶;鸦鸦、青定路街道办事处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