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章 裁缝铺偶遇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家里一没了外人,张妈赶紧冲到祝颜舒身边“太太这样的人”

杨玉燕关上门就过来好奇的旁听。

祝颜舒拉了张妈一下,盯着杨玉燕“燕燕,我听苏老师说你后天要考试吧快回去复习”

杨玉燕只好回了屋,但悄悄把门半掩上,没关严,然后继续偷听。

但祝颜舒更高一筹,赶走小女儿以后就拉着张妈去她那屋说悄悄话了。

杨玉燕偷听不成,只得打开课本背单词。

第二天,连张妈也恢复了正常,对杨玉蝉跟以前没有两样。祝颜舒也没有再提起马天保。杨玉燕直觉祝女士和张妈肯定说了什么,但打听不出来,急得心急火燎。

唯有感情一帆风顺的杨玉蝉,每天都喜盈盈的,还把她不用的发带、口脂、粉饼、眉笔送给了杨玉燕。

苏纯钧来上课就听说了,还看到放在盒子里的化妆品。说是旧的,看起来也和新的一样。

杨玉蝉比杨玉燕大两岁,长得大,自然开窍就早,早早的就开始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但祝女士虽然自己出卧室就要化妆,却不许杨玉蝉现在就涂口红,只许她用粉饼和眉笔。

“这些你喜欢不喜欢”他问。

杨玉燕的小手在盒子里翻择一番,例行挑刺“也就这个粉饼还有点用,夏天用来盖一盖汗挺好的,可现在是冬天呀。眉笔也用得上,可惜这个颜色我用太深了。最有用的是唇脂,我今天就涂上了,你看,不起皮了。”

她嘟着一张红菱小口,在阳光下水润动人。

苏纯钧惊讶的发现这个他看了两年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

她的皮肤洁白,白里透红,头发乌黑,编着两条长辫子垂在胸口,一双眼睛又精神又明亮。

祝女士长得好,修养好,气质好,将好东西都遗传给了两个女儿。杨大小姐与杨二小姐都长得很好看,相比而言,杨大小姐细眉秀目,更文静,二小姐浓眉大眼,更漂亮。

只是祝女士的婚姻运不好,大小姐看起来眼光也不好,只希望二小姐的运气比她们都好一点了。

苏纯钧乱七八糟想了一脑袋,回过神就见杨玉燕已经光明正大的上课开小差,拿出粉盒打开小镜子自我欣赏起来。

他用笔敲敲桌子,唤回学生的注意力。

“放下,等你生日我送你一个更好的。现在好好学习。”他说。

杨玉燕接话很快“我生日是在明年三月份”一双眼睛盯着他“将军”,不许他把说出口的话收回去。

苏纯钧笑了“好,明年三月份一定送你一份生辰礼”

周四是个好天气。

祝颜舒早上起来花了更多时间在卧室里挑衣服、画妆,比她平时出来的时间还要晚十分钟。

张妈准备好了三样早饭,摆上桌,稀粥包子黄鱼面,面包煮蛋配咖啡。

“吃饭了。”张妈喊。

祝颜舒踩着高跟鞋,咄咄咄的走出来。餐桌上,杨玉蝉还在看自己的笔记本,上面是她密密麻麻的工作记录,一个小小的读书会,硬是忙得脚不粘地,不过杨玉蝉还能在如此繁重的工作中与马天保相识相爱,也可见工作繁忙不是爱情的杀手。

而杨玉燕在照粉盒镜子,左顾右盼,骚首弄姿。

她先拿走杨玉蝉的笔记本,说“餐桌不是看书的地方,收起来。”再伸手去夺杨玉燕手里的粉盒,可杨二小姐看到姐姐的下场就立刻把粉盒收起来了。

祝颜舒瞪了杨玉燕一眼“都坐好,吃早饭了。”

母女三人在餐厅吃,张妈在客厅吃。

一时早饭吃完了,祝颜舒就赶她们回屋收拾自己,“今天我们要去裁缝铺做衣服都快点早点去就能排在前头了”

这可是祝颜舒做衣服的经验别看早去晚去这一会儿功夫,等到拿衣服时,说不定就要错后个十天半个月的呢。

杨玉蝉和杨玉燕被催着在十分钟完成了重新刷牙梳头换衣服,又急急的下了楼,坐上黄包车,一路开向裁缝店

这家裁缝店叫薛记女士西装店,十分时尚。

招牌是新的,应该做了没两年,漆都还鲜亮着呢。店面颇大,里面也很干净。

祝颜舒一进去,店门口的一个妇人就立刻笑着迎上来,热情又亲热的挽上来“祝女士,你可有段日子没来了我瞧你一点都没变,尺寸只怕一分都没多呢一会儿进去我给你量身,你可要告诉我是怎么保养的”

祝颜舒被捧得高高的,自然不可能不高兴,她拉过两个女儿,指着这妇人说“这是薛姨,你们喊姨就行,我们是老相识了。”她再对这个薛姨说,“这是我的两个女儿,大的叫玉蝉,小的叫玉燕。”再催杨玉蝉和杨玉燕,“快问好啊,愣着干什么”

杨玉蝉和杨玉燕乖乖行礼问好,两姐妹行动一模一样,像拿尺子比着似的。

薛姨立刻啧啧道“果然是大家小姐,又漂亮又懂事”

她领着她们一行三人往里走“你们随我到里面去吧,里面安静。”

穿过来做衣服的重重人群,排队的女士小姐,一个个脖子上缠着皮尺的裁缝师傅,他们这一行人走到里头,掀开一道旧布帘子,里面就是一间挺开阔的屋子,一头是窗户,窗户下是一排桌子,上面摆着好几个针线箩筐,丝带布条。下面是柜子,几个圆凳排在那里。另一边是柜子,高高的靠着墙摆。正面也是个高柜子,上面挂着一块布。

薛姨走过去,把这块布一揭,下面竟然是一个比人还高的大镜子

祝颜舒一见就说“好舒服的大镜子”她快步走过去就照起来,几乎想与这镜子贴在一块了。

薛姨笑道“这可是我们找西洋公司订做的呢这么大的镜子只有百货公司才会摆,一般的小店是不会有的。我去逛百货公司时见了,一看就喜欢立刻就找人订了一面放在店里,凡是夫人小姐进来了,就没有一个不爱的”

祝颜舒也爱这面大镜子,照了半天仍不肯坐下来,直到薛姨把料子和册子搬过来,她才回来坐在圆凳上,叹道“这镜子我家里可放不下。”

薛姨笑道“可不是一般的人家都放不下,非要是那种西洋别墅房子才能放呢。”

祝颜舒“我这辈子是住不上西洋别墅了。”

薛姨亲呢的拍了下她的手臂“你自己有一幢楼呢,比我们可强多了”

祝颜舒“你还不知道我那楼是什么样吗那七八户人家一住就是十几年,我也不好意思涨租钱,就算这样他们还是隔三岔五的就要拖上几个月。虽不至于饿肚子,可也真是赚不着大钱。”

薛姨笑道“总比我们这样的人家安泰”

祝颜舒“自打我上回来,也有十几年了,我瞧着你们这店是越办越大了,生意也越来越好了”她婚前常来这里做衣服,婚后因为杨虚鹤赚不着钱,她就换了个更便宜的裁缝铺子做衣裳。现在家里有了盈余,她也不想再去以前总喊她“杨太太”的裁缝铺,这才又来了这家。

薛姨摆摆手,叹道“你不知道,我们也艰难着呢。”

薛姨就一边给她们母女三个量身。一边说故事。

自从百货商店兴起,一些爱时尚的女士就不来裁缝店做衣服了,她们更爱去百货商店买洋装裙子穿。

这家薛记就因为失了大量的客户,险些付不起房租,跑去借了钱,结果几个裁缝师傅又出走另立门户,真称得上是雪上加霜。

薛姨道“当时我们还不出钱来,店都差点让人顶了。”

后来,薛记的老师傅,也就是薛姨的丈夫,是个入赘到薛家的老实人,发狠去百货公司买了几件洋装,拆开后悄悄学了洋装的版型,开始做起了洋装裙子,这才慢慢把店又撑了起来。

祝颜舒说“我在报纸上看过你们登的广告,说是改了名字,不然这回过来看到新招牌还不敢认呢。”

从薛记女士服装店变成薛记女士西装店,一字之差,却救了他们这家店。

薛姨说“现在人人都爱西式衣服,我们不跟着变,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母女三人量过尺寸,再照着裁缝铺请人拍的时装照片挑款式。杨玉燕是自己带着画报来的,指着早就挑好的那件衣服给薛姨看。

薛姨一看就夸“这件好衬得咱们二小姐又清纯又好看”她抬头问杨玉燕,“是打算什么时候穿”

杨玉燕“十月初三。”

薛姨连忙回头跟祝颜舒说“十月初三我记得是你的生日“

祝颜舒难掩喜色,还要矜持“他们小孩子非要给我庆生日,这不,我才不得不花钱才做新衣服唉,实在是浪费“

薛姨连忙说“这哪里叫浪费都是孩子们的孝心呀”

薛姨十分会做生意,先夸祝颜舒生过两个孩子十几年衣裳尺寸都不变,又夸杨玉蝉和杨玉燕孝顺懂事大方,夸得祝颜舒本来只打算一人做一件新衣裳,最后一人做了两件,她还要另做一顶呢帽子,搭一个新手包,配一双新皮鞋。

杨玉燕在一旁看画报看到快睡着,祝颜舒仍没有走的意思。她就跟杨玉蝉说要出去透透气。

杨玉蝉“要不要我陪你去”

杨玉燕连忙拒绝“哪用你陪我还能丢了不成”

杨玉蝉没办法,说“那你别乱跑,也别凑到人家跟前去。”

杨玉燕一听她答应了,早迫不及待了,说“我才不会那么没眼色呢。”话音没落就趁祝颜舒没注意溜出去了。

裁缝铺里比杨玉燕想像的更热闹,人挤人的,都是姑娘小姐夫人太太,也有一二男士在里头,与老板商量衣服用什么料子,值多少钱,几时来拿,等等。

她装做看料子,在几架衣料前打转,在屋里人群之中逗留。几个裁缝都看到她了,但一看就是客人的孩子,所以人人都对她笑,没一个人赶她的,她就得已听了许多闲话。

这一对男女,男的催女的快走,女的偏要订一件贵上两块钱的料子做衣裳,裁缝一会儿对男的说“这料子虽贵一点,却结实的很呢穿上十年都不会坏的”,一会儿再对女的说“我们只剩下这一块了,原来要五块钱呢,现在只要三块便宜得多了”

争执良久,仍无法决定,裁缝倒是不急,男女却快吵起来了。

杨玉燕听够闲话,看那裁缝和男女都看了她两三回了,就转到另一头去了。

另一边是一群穷学生,都想做一件西装,裁缝告诉他们一套西装至少要四件,一件衬衣、一条裤子、一件西装外套、一条领带,这还没有算皮带皮鞋领带夹钱夹呢,都算上可更多了。

学生们自然不想付这么多钱,正在商量你做一件衬衣,我做一条裤子,另一人再做一件西装外套,这不就能凑齐一套了吗

可做裤子的觉得裤子实用性差,不像衬衣穿起来帅气。做衬衣的觉得最实用的当属西装外套了,到时搞个假领子不就行了而做西装外套的调门最高,说他掏的钱最多,另两个掏的钱都比他少,他最吃亏。三人吵吵闹闹,裁缝也一直很有耐心的推销,却半分钱都不肯让,只等他们吵出个结果后把钱掏出来。

杨玉燕没转过来时就听到这边吵得热闹,转过来后才看清人,她定睛一看,发现那个做西装外套嫌掏钱掏的最多的小气鬼竟然就是苏纯钧

苏纯钧争的口干,一回头就看到了他的女学生

他都特意跑到两站路以外来做衣服了,怎么还碰上了熟人呢

苏纯钧把头一低,对两个争执不下的男同学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做吧”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裁缝店的人群中挤走消失了

两个也骑虎难下的男同学一看,愣了不到五秒,也赶紧喊着“苏剑苏剑你不要走”

“苏剑你等一等啊”

接二连三的都跑了。

裁缝师傅无端端跑了一桩生意,把目光慢慢移到看热闹的杨玉燕身上。就是她吓走了客人几个年轻爱面子的男孩子,一被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看到小气的一面就都受不了了。

裁缝师傅充满怨气的目光令杨玉燕倍感压力,她也装做仿佛听到了祝颜舒的叫唤,一本正经的转身应道“妈,我来了”

然后转过衣架子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