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章 苏先生留下吃饭  多木木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能赶走一个恶客,人人都开心。

张妈就立刻从厨房里出来,擦干手,拿着她买菜的小钱包说“今天苏老师留下吃饭我去外面买个菜回来”

这可真是太难得了。

苏纯钧当杨二小姐的老师已经半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获得这么高规格的招待。张妈以前一直把他当骗子看,专骗这家的夫人和小姐。

苏纯钧受宠若惊“您真是太好了”

这时,祝颜舒刚好推门进来,她喜动颜色,一进来就说“张妈去外面切半只鸭回来我今天打牌赢了二十块钱”

这下,非要大吃一顿不可了。

苏纯钧不由得在心里庆幸今天运气好

张妈喜盈盈的出去买肉菜,祝颜舒才看到苏纯钧,对晚餐多一个客人的事也不小气,热情的请他一定要留下来尝一尝北京饭店的烤鸭子。更兼杨二小姐在一旁迫不及待的把苏纯钧的英雄事迹说给妈妈听,苏纯钧饱经风霜的老脸难得红了一次。

“原来是他来了。”祝颜舒轻轻叹了口气,把杨玉燕拉到身边坐下,轻轻拧了下她的小鼻子“小姑娘家家的,别养一身小家子脾气。”

跟着她就给苏纯钧讲一讲前因后果。

董祭锋这个人,运道十分的不好。

他是本地人,但家里父母都早逝,他又受了叔叔婶婶的排挤,不得不从大学退学,早早的开始工作。

可他又过于爱名好利,不知不觉就走偏了路。

杨虚鹤此人虽然人品不行,祝颜舒却是挺佩服他的头脑的。现在市面上的报纸多,各式各样的文人也多,杨虚鹤能闯出名声来,是因为他只写颂圣的文章。南京政府来来去去多少大帅,都没动杨虚鹤,因为他只会夸人啊。虽然文笔欠缺,但因为有这么一个名声,所以哪家报纸都乐意刊登他的文章,时不时的头版上让他写一篇颂圣之言,连警察都少登门了。

当然,杨虚鹤这样干也没少被骂。一些较为激进的报纸也不肯收他的稿子,杨先生的生活其实还是挺清贫的,毕竟小公馆不是那么好养的,小情人小儿子也是要花钱的。

但杨虚鹤有了新妻之后,又多了一项本事,开始写一些广告文章,替一些妙龄少女吹捧一下,因为人人都知道他娶了个年轻漂亮的老婆,都相信他寻芳猎艳的本领。有了这个新进项,荷包才渐渐充盈起来。

这些闲事都是祝颜舒从牌桌上听来的,平时从不说给两个女儿听,免得脏了她们的耳朵。

今天来的这个董祭锋就是被杨虚鹤给带歪了路子。

董祭锋缺钱,一心一意要靠文章扬名,所以他自己修炼出的文风是时下最流行的讽刺文章,说个街边卖炊饼的老太太都要讽刺一番警察不作为的那种,什么事都爱抓着一个虚影骂一顿才显得自己高明了。

但擅长写这一种的文人太多了,就显不出董祭锋来了。文章投不出去,自然赚不来钱。

董祭锋就四下打探擅长把文章卖出去的文人作者,钻过去学习一番。最后,他就拜到杨虚影门下了,那段时间他常来杨家吃饭,也因此认识了祝颜舒母女三人。

但杨虚鹤的文风也不是谁都学得来的。

杨虚鹤并没有藏私,认认真真的教导了一番董祭锋如何夸人,如何不露声色的夸人,如何主动夸人,比如听说新上任了一个警察局长那就自己先写一篇夸局长英明神武的文章,风闻一二案子,全算到局长的功绩上去,这样等报纸登出来,局长被夸了,这不就认识他这个作者了吗

政府里官员来来去去,不愁没有人写,写得多了,名声出去了,自然就有人来邀稿了,也有润笔费了。

董祭锋立刻照本宣科,但老毛病不改,夸一个就一定要贬一个

杨玉燕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那能行吗”

祝颜舒两手一摊“当然不行啊然后他写一篇就被人警告一回,再写就有人来堵门打人了”

这哪里是夸人,分明是挑拨离间

但既入了门,就如同嫁了的小媳妇,再也不能当回姑娘家了。董祭锋性格认真执着,学了杨虚影的文风后,再也退不回从前,夸人的没学会,连以前只骂人的也忘怎么写了。

董祭锋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写文章了。

而杨虚鹤此时也坠入了爱情之中,对教导学生失了兴趣,一心一意追求爱情去了。董祭锋如同行到半山,上不去也下不来,只好站在半山腰吹冷风,日渐冻饿难忍。

祝颜舒“他之前过来,我借个十块二十块的,只是周济他吃个饭。”只是也没料到这人尝到甜头以后,没钱就过来借,不肯自立了。

杨玉燕快嘴快舌的“可见好人做不得”

祝颜舒一指点在她额头“胡说怎么能不做好人呢”

杨玉燕改了口“我不做坏人,但也不做好人,谁都别来惹我不就好了”

祝颜舒嘲笑她“你这是要当孤家寡人吗小小年纪,竟是要出世了”

等张妈买回了肉菜,杨玉蝉也回来了,七大碟八大碗的摆了一桌子,从北京饭店买回来的半只烤鸭子摆在正当中,还一盘切卤肉,丰盛的不得了

苏纯钧有日子没看到肉了,口水泛滥得一发不可收拾,上桌以前还肯谦逊些,上了桌就埋头只顾吃了,等席终,桌上两盘肉一丝不剩,全都吃了个精光。

张妈啧啧“吃得真干净啊我还以为能多吃几天呢。”

苏纯钧脸皮厚,只当不是在说自己。

张妈指桑说槐,转头对杨玉燕说“平时也不见你爱吃肉,怎么今天吃得这么多”

杨玉燕精明有余,灵醒不足,真以为说自己,立时就驳道“桌上这么些人,也不止我一个人吃了啊。”

苏纯钧忍不住发笑,看自己这个学生真是越看越爱了。

饭毕,苏纯钧自然就该告辞了,他刚站起来,杨大小姐玉蝉说“苏先生坐着喝杯茶吧。”

苏纯钧以为人家是客气,他都赖了一顿饭了,该走了。

“不了,不了。”他说,“我赶着回去烧炉子呢,不然晚上该冻了。”

杨玉蝉“喝个茶的时间还是有的。一会儿你从家里挟块煤下去,引火快得很。”

苏纯钧甚是不解,但也从善如流的坐下了,他自然是与杨二小姐坐在一块,见她手里又拿着块饼干啃。

正餐不吃,爱吃零食。

苏纯钧能看出来杨大小姐今日只怕有个为难事要说,这才拉他这个外人留下,想必是打着外人在场祝女士不会生气的算盘。他搬来才半年,已经很了解祝女士了,听说她哪怕是在自家,只要出了卧室就一定打扮整齐,对两个女儿也是要求严格,小女儿不肯上学,她就算节衣缩食都要请家庭老师。这份矫情劲,当是落魄了的大家闺秀。

大家闺秀的祝女士肯定是不会当着他这个外人邻居的面发火了。

不管杨大小姐一会儿要说的是什么事,有他这个保险在,都至少能保三成险。

苏纯钧无意之中被人当保险杠用了,纵使不乐意也没办法,毕竟吃人嘴短。可他也不愿意真被扯进去当个尴尬人。于是,他就找旁边的杨玉燕说话。

“这好像是汤姆大叔蛋糕店的牛奶饼干。”他说。

杨玉燕很大方,拿饼干盒给他“张妈今天买面包时买回来的,你吃吗”

苏纯钧摇摇头“我不吃。”顿了一下,故意问道“你以前不是说这蛋糕都不能吃吗”

现在的蛋糕,土到极点,当然没办法吃啊。这可是杨二小姐的原话。

杨玉燕一怔,苏纯钧接着说“那怎么现在又肯吃他家的饼干了”

以杨二小姐的脾气,那是肯定要翻白眼的。

苏纯钧有把握,就等着杨玉燕发火。

不想,他这回料错了,杨二小姐说“饼干不一样啊。”

理直气壮,毫不心虚。

苏纯钧一下子笑了,孩子脾气,说改口就改口,理由还充分。

“饼干和蛋糕哪里不一样”他认认真真的问,一点都不往那边看。

杨玉燕“蛋糕做得难看又难吃,饼干倒是还不错,用料也实在。”

她如此肯定,叫苏纯钧也开始觉得这蛋糕店的饼干真的比蛋糕还好吃了。

正待他想再接再历,杨玉蝉鼓足了勇气,抖着声音说“妈,十月初三你的生日,我的同学想请你吃顿饭,就在凯悦大酒店。”

张妈正在厨房收拾呢,此时都不由得把头探出来了。

客厅一片寂静。

杨玉燕的眼珠子别提转得多灵多快了,苏纯钧伸头拿了片饼干,占住嘴。

祝颜舒放下茶杯,清了清喉咙,慢吞吞的说“是你什么同学啊”

杨玉蝉的嗓子都发紧,轻声说“就是我一个普通同学。”

杨玉燕忍不住,出声“普通”

苏纯钧眼急手快的拉了她一下,让她把后半句话吞回去了。

普通同学骗谁啊

但杨大小姐已经很紧张了,想把戏看完,就不能把主角吓走。

苏纯钧觉得杨二小姐还没领会到看戏的要诀就是保持安静

祝颜舒是块老姜,也没有纠缠是不是普通同学,接着往下问“他叫什么名字”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读什么年级啊”

等一系列不疼不痒的问题,慢慢安抚住了紧张的杨玉蝉。

杨玉燕和苏纯钧,还有躲在厨房门口伸头的张妈亲眼看到了鱼儿入网,倍感同情。

却没有一个发发善心开口提醒的,全都等着看戏。

这个普通同学,当然是男的。

姓马,叫马天保。

跟杨玉蝉是同学,比她大两岁,一贯的品学兼优。两人在学习上互相帮助,互相欣赏,终于在经过长达一年的互相试探之后,达成共识,决定以结婚为目标交往下去。

杨玉蝉明年毕业,马天保同学今年毕业。毕业以后当然就要考虑成家的问题,所以马同学想拜访一下祝女士,杨玉蝉就想到祝女士生日这个好机会了。

杨玉蝉说完,屏住呼吸,等候宣判。

祝颜舒十分体贴“既然这样,让他到家里来就好,为什么要去凯悦呢那多贵啊。”

杨玉蝉立刻领会到了祝女士语气中的善意,心中大石放下,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连忙替马同学说好话“他说妈过生日,应该庆祝一下,就特意借了同学的钱去订了位子。”

杨玉燕的眼珠子要瞪出来了。

借钱

就是苏纯钧也要为杨大小姐叹气。本以为杨家两个女儿,二小姐假精明,大小姐总该好一些。现在看起来姐妹两个都一样,都不够精明。比较起来,还是他教过的二小姐好一点,至少能看出马同学的不妥之处。杨大小姐就只剩下感动了。

说到底还是祝女士老道,闻言也只是含笑说了声“那他的同学关系挺好的。”

杨玉蝉喜不自禁,见祝女士态度如此之好,连忙问“那妈,你答应了”

祝女士点点头“答应了。”

杨玉蝉“那我跟他说了”

祝女士“说吧。”

杨玉蝉一下子跳起来,满脸的笑止都止不住,在客厅里团团圈了一圈,跑回她的房间了。

厨房里的张妈实在不能不担心,不能不说话她抹布都没来得及放下,径直出来“太太这样”

祝女士清了清喉咙,止住张妈,再转头对看了一晚上戏的苏纯钧说“苏先生,我让张妈给你挟一块煤头吧。”

苏纯钧机灵极了,赶紧站起来“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一晚上了,那我这就告辞了。”

祝女士像平常一样笑“没什么的,你是燕燕的老师,就跟我们自家人一样的。燕燕,去送送老师。”

杨玉燕是最没心事的一个,半点没发现刚才话里的机锋,拍拍手上的饼干渣,热情的说“苏老师,我们走吧”

站在门口,她还对苏纯钧眨眼睛“苏老师,今天吃饱了吧”

苏纯钧以前总爱说穷,吃不饱饭。今天她就把话还回来了。

苏纯钧看这小机灵鬼的样子,没好气道“今晚好好背单词后天考你”

作者有话要说  一小时一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